image

看完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术之后,去买了两个收纳盒子,清空了桌子上的杂物,然后感觉好像是有了不一样,还搬了一个小书柜到另外一间屋。能够时不时换一下房间的布局真是件好事,哪怕我的房间其实很难变动,因为房子太小,加上一个人永远也弄不动的家具很多。所以能够有小小的新鲜感,就足够啦。

最近一直有在看书,在上厕所的时候看高木直子,在公交车上的时候看洪晃的《廉价哲学》。不过都不是什么大部头,快餐阅读而已,和理想生活实验室是一个道理。说起来,理想生活实验室昨天开始的送书活动,参与人数之多真是超过了想象,之前送了快50条卖200元以上的耳机,好像都不如一本书这么吸引力,真奇妙。

打算四五月份去一趟重庆,然后也有想在北京再生活一段,重庆的计划是实实在在的,北京嘛,看机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