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难得一个大晴天,上班的路上还能看到淡淡的月亮残留在楼梢。

不过再晴朗的晚上,无所不在的灯光映衬下,星星依然是遥远和暗淡。于是应朋友之邀,几个人一起去曼海姆的天文馆看星星。

虽然属于世界上最早一批的天文馆(前身始建于1927年,1943年被炸毁,1984年重建),但是外观看上去却其貌不扬,内部也只有一个20米高的球形穹顶大厅,六排环形座位的中央是一套蔡司9型(Zeiss-Modellreihe IX)的投影仪。

我们今晚看的节目是50分钟左右的《星空魅力(Faszination Weltraum)》。半仰躺在座位上,当清晰明亮的星星们洒满整个头顶时,除了想睡觉外,还有几分飘渺:想想看,此时此刻屋顶上空的那些真正星光们,有的在我买门票时才开始向地球射来,有的却在我上班时同时上路,更有的,在人类还是猴子时就开始为此时此刻我的眼睛做准备了。用沧海一粟形容宇宙中的地球,运用的是夸大的修辞手法。

古时西方人用希腊神话里的各种形象来命名星座,名字听上去很美,但是当高清晰投影仪把它们都对上号后,我发现古代人还是挺不靠谱的。如果硬要说这样命名是因为其外观或者结构神似,还不如说,其共同点在于,也许在古人的认知里,两者同样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