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www.feedsky.com/challenge/art/24800/feedsky/baleeto/~/gtsp/zt4/8d3e5/lnk.html

化妆镜前,我正往脸上涂抹通红的胭脂,眉毛已经画得乌黑浓密,头发也是新染的,油光锃亮。我停了下来,端详着镜中的自己,不由得轻轻一声叹息,心中百味杂陈。

门开了一条小缝,一个身影挤了进来,无声无息地走到我身后,附到我耳边轻轻地说:可以上场了,大家都等得不耐烦了。

我拿起一张红纸,用嘴巴咬住抿了一抿,嘴唇顿时鲜艳欲滴起来。站起来后,再看一眼镜中的自己,转身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刚一出门,就感受到了群众们热情的气氛,欢呼声浪一阵接着一阵,观众席上有人敲起了大鼓铜锣,一帮人在进行大合唱:打起鼓来敲起锣,推着小车我来送货……

一见到我出场了,大家静了下来,几十万双眼睛无邪地看着舞台深处的我。我缓缓走到舞台中央,向大家挥了挥手,问候大家:你们好吗?

顿时,尖叫声、欢呼声响彻天际,一个中年妇女尖叫着就要从观众席冲上舞台,被二十多个保安围殴,在乱棍之下仍然深情地呼唤着我的名字。一个五大三粗满脸胡子的大汉捏着兰花指扭捏地想上来献花,还没走两步就被人拌倒在地,紧接着六十几个穿着校服的女中学生尖叫着从大汉身上踩了过去,大汉口吐鲜血依然面带微笑地说:幸好不是那些公司女白领,不然被六十几双高跟鞋踩一遍,我可能就完了。

我见此情形,为群众们的冲动与热情感到深深的欣慰与痛心。于是,我大声喊道:大家冷静一下,请大家静一静。

大家果然静下来了,只有后排几个师奶模样的人还在嗑瓜子,但是已经不影响我讲话了。我接着说: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请大家保持冷静,不要做出危险举动,不然很难保证大家的安全。场馆里埋伏了六万多个保安,全部都有铁棒和木棍,以掷杯为号。

观众在舞台周围张大嘴听我讲话。我说:废话少说,今天是最后一天的演出了,在演出结束之后,我将退隐江湖,养养大雕什么的,逢年过节就出来和大家见个面。

观众们听到这个消息后,泪飞化作倾盆雨,哭声震天,地动山摇。泪水淹没了舞台,我站在冲锋舟上为大家演唱。

难忘~今宵~难忘今~宵~谢谢,人马座地球道德委员会的朋友,上次让你扮老虎,真是委屈你了。

无论~天涯~与海角~公司隔壁的少妇,下次记得等我们下班之后再做饭啊~

神州~万里~同怀抱~谢谢钟馗一家五口,谢谢你们全家的友情演出~

共祝愿~祖国好~祖~国~好~谢谢龙舟队,是你们让我知道了人定胜天~

难忘~今宵~难忘今~宵~谢谢公交车司机大佬,你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青山在~人未老~人~未~老~谢谢这三十天来友情演出的所有朋友~你们是真正的英雄~

难忘~今宵~难忘今~宵~谢谢这三十天来不离不弃投票的所有朋友~你们的鼓励我很珍惜~

群众演员们眼中噙着热泪,站在齐腰深的泪水中,双手死死地扳着冲锋舟,试图挽留我离去的脚步。但是,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又岂是几个群众演员能扭转的。我不断前行,渐行渐远,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群众演员们依依不舍,久久不愿散去,深情的呼唤声如春雷一般滚滚而来,一阵阵撕扯着我那颗柔软敏感的心。

我终于忍不住了,从冲锋舟上一跃而起,使了一个梯云纵,回到舞台上,张开双臂对大家说:我又回来了~

切~大家同时竖起手指,几十万根,颇为壮观。然后,群众演员们一哄而散,人马座的几个朋友嗖地一声就冲出了大气层,公交司机大佬驾着公交车耍了一个飘移,载着几十个人跑了。龙舟队在队长的带领下喊着号子划着龙舟消失在天际……

我孤零零地站在舞台上,委屈地说:你们这是怎么了?干嘛都走呀?我还想跟你们玩一会儿呢~

投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