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神的诗篇

 

No.3

我被封闭在大脑之内,我所控制的事情,
不过是吃喝拉撒,不过是以远近来定脚步,以声波来定往返。

自从人类发现祖先以来,他们便不满足有我,
他们拨开土地的皮肤,把仇恨的种子种了下去,
在下一代收获矛和盾,又把矛盾种下去,收获了浑蛋和原子弹。

而我只有更多的机会占用慵懒的脑袋,
在秦代,我指挥手搬弄砖头,在唐代,推犁耕地,在明代,我划桨远洋,
现今我在小明的脑袋,终日无所事事,任凭他给祖先蒙羞。

小明的一天落日恢弘,天与地渐渐耦合,
那天边的残云、灿烂的余晖,和我一样,属于永恒,我甚至比它们更永恒,
它们从来都是生命的背景,从来不曾是神迹,
也不是小明依稀辨认的红颜、脂粉和朱唇。

每逢万物寂寥,躯壳在物质中沉沉睡去,
我才有短暂休息的片刻。人类的肌体越来越复杂,小明越来越聪明,
我需要在更宁静的时空,来修正运算的补丁。

201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