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落。在高昂的几乎忘记了生活的真相之后。

        在初冬微雨的凉意中,突然就恍然一梦般惊醒。

        情绪再热烈又如何?

        斗志再昂扬又如何?

        勇气再无所畏惧又如何?

        臆想的场景和梦境再温柔美丽又如何?

        等到你清醒地感觉到凉意逼人的时候,一切都是虚妄。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今夜,这两句话反复在我脑海中出现,挥之不去。

       敲击键盘间指尖的凉意也在提醒我:要小心啊。

       2007就这么过去了。不管怎样,毕竟有了改变,未来如何不能预知,至少没有原地踏步。

       唉,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