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心肠硬,简直是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色。
长大了心肠软,一个陌生人一道旧光线也能不断投射到心里。

但是我又觉得,小时候虽然心肠硬,但是稍觉柔软与美好的瞬间可以记得一辈子,从不怀疑从不背叛。
大了虽然心肠软,但不断心动不断感动也不断在忘记。熔浆火山,也在一米黄线之外观看。

心肠是极为自私的事情,小时候的硬是未开化,长大了的硬是以无奈何为借口的假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