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我这段时间非常地忙,事实也证明我忙得懒下来了,事实更加证明我的博客应该更新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都感觉就像周末里的一天,然后突如其来的其他事情就开始纷扰我本来计划好的每一个perfect day。然后残酷的现实告诉我折腾到最后我还是一事无成,至少是在我回合肥的这半个月里都是这样的。歌词里面说:烧完美好青春换来一个老伴。我现在考虑的是我这么烧下去,就不奢望什么老伴了,我要是能守到老去的那一天就可以了。我没有Syd那么迷幻,没有Cobain那么绝对,所以我希望我能够在老去之后死亡,而不是之前。

似乎扯得太远了,作为一个blogger,我不是勤快的那一类,有的时候我觉得貌似不更新有点不好意思的时候,就希望自己有一个博客自动生成器,我只需要简单的输入几个要素,然后选择歪孬忑今天扮演的角色:“装B”、“愤青”、“煽情”等等里面随便选择一个,最后一篇博客就完成了,我就不用这么费事了。

虽然我有一段时间没有更新,但是我坚持每天都看一下大家的博客,当然还有我欣赏的《不许联想》以及一批京城文痞的博客。有时候我就在想,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博客受到王晓峰风格的影响,从当初的“按摩乳”风行的时候一直到现在的“不许联想”,影响了一批精英青年(也许是所谓的精英)。这个时候王晓峰又把博客编辑成书,出版成与博客同名的《不许联想》,至少标志着博客文字已经能算是一种文学了。那我们如何将这一风格的文学作品归类呢?特别是在这一类风格博客越来越多的时候,并且有开始风行的趋势的时候。的确,这样的文字是怪胎,或许有一天,某一位牛人站出来了说:该叫他们“博客派”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