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府暂不接客,因为整个屋里,卧室只有一张床,书房只有几个架子和一张桌子。
慢慢儿开始收拾东西,说收拾,也仅指可以往书房架子上放的东西。那么多编织袋和纸箱,真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啊。
翻出两盒底片,大概有二十多卷没扫吧,从光雾山开始,然后元阳,阳朔,拉萨,尼泊尔,还有一些杂的。
下了个大决心去以前扫描的店,却是,,,物非人也非啊。由于效益不好,当初N台电脑热火朝天的景象已经不再,店面缩小三分之二,只剩一个小妹儿坐在前台接件。
一问,说是扫描仪电脑冲印机都处理掉了,要做片,他们也是送到贝尔。那还真不如我直接去贝尔,贝尔离我家还近。
于是就去贝尔了。
可是,妈的,底扫一张是三块,我一卷二十张的话,就得六十块钱。前台妹妹热情地说:电分嘛,电分效果才好。电分倒是8毛1M,我自言自语地算着帐:8毛1M,5M就是4块,一卷二十张。。。妹妹打断我:对不起,20M起扫。老子!于是掉头就走了。
打开电脑,想把尼泊尔的数码照片选了,文件夹里6个G的数码图片,我眼睛马上就花了。然后又想补尼泊尔的作业,却发现好多都搞忘了,简直无从下手。
于是,我又翻出两本书来帮助回忆:《明天就去尼泊尔》,《尼泊尔LP》。
不颓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