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琴的音孔已挖好了。是只蝴蝶。
       早上一到钱师傅的作坊,只见两位老师傅正在精心打磨着琴身,琴孔已经挖好,很优美的一只蝴蝶。
  关于琴身的大小,我一再强调过,太大不适合我,要量身定做。但是固执的师傅不听,他们一定要琴的音量够大够饱满,共鸣箱要大,其他的一概不论。真拿他们没办法,谁让刀子在人家手上呢。其实关于这一点我还是有点不爽的,琴是我要做的,而且所有的原材料都是我提供的,为什么到最后又不听我的了?
  还有关于面板支撑音梁的设计问题,我看过很多吉他制作方面的书,这方面也是很有讲究的,可这把琴里就是三根简单的音梁支撑,我不知道能撑多久。西班牙吉他面板下的音梁配置是很复杂的,有一定的结构设计,呈扇面,有其科学道理,毕竟是几百年传承下来的技术。可我们的民间师傅才不管这一套,只按照自己的经验去做,听不进任何意见,我不知道其结果会是怎样。我又不可能天天盯着他做,所以到最后木已成舟就没法修改了。
  也许这就是两种民族性格和文化背景的差异吧。西方乐器制作的风格讲究科学、严谨、条理、一板一眼,每一处细节、每一个尺寸都是有严格规定的。而东方的风格则比较写意、任性、自由、讲境界,追求天成,就像中国山水画一样。如果两方面能够融合,则会很完美。
  要是我自己有技术,我会根据我自己的想法100%去完成的,所以,听天由命吧,只要最终的作品不太离谱就成。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