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100天米有熬通宵,今儿破了戒。MB一周之内备两门课外加写一大篇讲故事比赛的稿子。一名拉风滴披头女将要沦落为三俗故事大王,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哪。
就算这次备的课是穿在法国,就算如老吴所言,衣服系偶的命根子,但,累得劳资连命都不想要了。
话说上周市电老虎组织的巡回讲故事团莅临,被迫观摩,整得劳资的鸡皮疙瘩差点演变成红斑性狼疮。不是老爹死了都没回家看一眼就是不顾儿女病危奋战在岗位上的光辉事迹,居然还有男女双讲,有位女筒子专门负责撕心裂肺声和哭天抢地声滴部分。有一组,到最后,慷慨激昂地说,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我赶紧接“共产党员”;不对,原来是——95598。戒个故事大赛,如果跟主席刘有关系的话,那对不起啦,我三俗。
今天接到学校电话,要求教师下周上课时严格点名,以防爱国学生们翘课弄啥反日游行。靠,你们丫考试答屈原是将军、苗族信仰伊斯兰教,劳资问法国大革命的一个重要人物叫啥啥斯屁尔,有人答斯皮尔伯格。你们丫连各人的国都搞不醒豁,还有脸对别个的国指手划脚;你们丫学了一学期日语初级,你好再见谢谢都搞不撑抖,唾沫星子也只能溅到同胞脸上。点名嘛,我最在行,本老师的课谁人敢逃,挂不死你丫的。
为虾米忙到清早6点劳资居然写博客,那是因为劳资疯得深沉。疯了的征兆是我买了10双彩色裤袜,玫红宝蓝湖绿,鲜艳欲滴。果真人格分裂。voil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