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边门口栽着月季,很粗的根,很大的花,很红的颜色。右边栅栏,每两根木桩中间种着竹子,矮矮的,很绿的叶子,一起向栅栏里边倾斜,很好看。为什么是这样的场景?
醒来,你问我,今天做噩梦了没。
我说,没有。哦,做了。我立即改正。做了,不是噩梦。
他戴着一顶黑色线帽,这帽子不是他自己带来的,是梦里出现的,他戴着很好看,我说,这就是你的了。他笑笑,很甜的样子。风刮着窗子。
河流没有结束。很多鱼儿在蹦,有人摸鱼,有人抽水,中央,一少年抱根断木自溺。这时跳出一条消息,李安获奖了,最佳导演。没有一点悬念。六点半了,他还没有到达的消息。少年派还漂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