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这是四月一日,西方的愚人节,上帝给我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它把深植于我们精神世界的支柱,悄悄地抽走了一根。

这是三月三十一日,这个时候
应该是春光可以抚平世界冰冻寒冷的时候
应该是春花可以遮住大地新添伤痕的时候
因该是春的呼吸可以置换天空沉闷的时候
应该是春装可以充满所有空旷舞台的时候

我兴高采烈地出门
一瓢冰水却从天而降
从头顶浇灌沿血管而下,钻至脚底
它们沿途写下这样的句子:春天也有死亡
就算是可以不朽的灵魂
也会选择从春天出走,并且一去不回

题记:这是四月一日,西方的愚人节,上帝给我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它把深植于我们精神世界的支柱,悄悄地抽走了一根。

 

这是三月三十一日,这个时候

应该是春光可以抚平世界冰冻寒冷的时候

应该是春花可以遮住大地新添伤痕的时候

因该是春的呼吸可以置换天空沉闷的时候

应该是春装可以充满所有空旷舞台的时候

 

我兴高采烈地出门

一瓢冰水却从天而降

从头顶浇灌沿血管而下,钻至脚底

它们沿途写下这样的句子:春天也有死亡

就算是可以不朽的灵魂

也会选择从春天出走,并且一去不回

 

东方的太阳照着他

他的背影在宇宙里一晃而过

那些因艰难而绵长的岁月

就在这一刻压缩成薄薄的一片叶子

在浩瀚的星系里飘飞,这一刻,我终于明白

那些日子,曾经紧紧拥抱的手

也不过是一个背影

那些日子,曾经热情鼓励的话语

也不过是一个背影

那些日子,曾经善良以对的眼神

也不过是一个背影

那些日子,曾经沉默的牵挂想念

也不过是一个背影

 

但,这一晃而过的背影,这白驹过隙的背影

已经化作了最锋利的尖刀

在我心脏最嫩的地方

轻轻地剜了一行字… …

那是我们永远的临别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