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伴

 

我一直握住你的手,你能不能感到我的体温

我向你张开的是整个胸怀,你的漫步,如踏星辰

每一个清晨,我都想更早唤醒睡梦中的你

但我只是等待,只能等待。探望你的光束

已在薄薄的窗帘打满变幻图案。你醒来

会有久违的欢喜,你的梦还没做完

你的脸带着甜蜜的忧伤。我轻轻抚弄你的眉头

我慢慢梳理你的头发,要我为你拉开窗帘吗

还是等你自己拥有一个白日全部的惊叹?

你在梦中有时甜蜜地低泣,你的眼睛有时充满泪水

我抚摸你的眉毛,我拉拉你的耳朵

每一轮醒来,你都会向我诉说梦中的奇遇

那是夜晚奶奶的陪伴,那是太阳公公的考验

睡梦中和已经醒来的孩子,宇宙年龄全都不足七岁

闯荡在薄薄的夜色,流浪在古老而天真的劫难

我们要到一个新的白天去,你一定记得来时的地点

你一定还记得要去的方向,我轻轻抚摸你的眉毛

我慢慢梳理你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