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ugh I'll be moving, I won't be leaving the friends I've made in this place... (点击阅读全文)

各位朋友,

首先向大家道歉,今天我到晚了——不是我耍大牌,是因为迷路了(还害得小陈也跟着瞎转悠)——事实教育了我,还是得相信GPS,得相信现代科技。

今天我们PSF的BBQ很热闹(上有老,下有小),我们过得非常愉快(吃得饱,喝得好,玩的开心,聊得也尽兴,我收了礼物,还即兴发了言)。我谢谢大家,尤其要感谢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的朋友,你们辛苦了。没能来的朋友也别太歉意——你们的心意到了。我们则代你们吃了。我谢谢大家的礼物,各位太有才了,我爱死这张卡片了;我也会一直戴着咱UPenn的帽子——无论天晴还是下雨。

(下面说点正经的)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两年就过去了(过去和咱一起干革命的兄弟孩子都那么大了)。想当初和Ying等朋友密谋地下大计(在底楼活动)的时候,不过十来个人,七八条枪(移液枪,微量枪……希望《沙家浜》不会来找我要版权费),现在咱们的队伍是这么庞大,我们的事业是如此欣欣向荣,活动也由地下转为地上(到了三楼,最高到了七楼)。谢谢各位对我工作的肯定,但是我发自内心地认为——这的确是集体努力的结果。在我们PSF,其实每个人都是主人(我们创立这个团体的时候也是这么构想的),PSF的发展离不开每个人的支持,每个人都给PSF注入了新鲜的思想,而团结给了我们发展的力量。我谢谢每个会员,也谢谢关心和支持我们的各位老师、教授和顾问。也感谢曾经为我们PSF慷慨解囊的各位赞助商,是你们使得我们的活动不再是超低成本运行。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是离开并不总代表着别离或是结束——事实上,离开总是暂时的,短暂的分别其实代表着新的开始。我们PSF从建立之初,就设立了一个稳健的领导团队,我们不是一个或是两个人在组织,我们是一帮人在组织,我们背后有着众多的成员和朋友,有着你们的期待和支持。因此,我们的PSF不会因为一个成员的离开而停止发展,相反,我们的会员一定会把我们PSF的友谊带到世界各地。我衷心地祝愿PSF更快,更高,更强!

最后,我要向最初和咱一起赤脚革命的兄弟姐妹大哥大姐表示我个人的衷心感谢,我很荣幸能和你们一起工作,这份战斗的友谊,我永远铭记于心。他(她)们是:XX,XXX,XX,XXX……[一长串名单]。我尤其要对Ying说声“谢谢”,谢谢你在我们刚到美国时的热情帮助,谢谢你组织这场欢送BBQ。

Though I'll be moving, I won't be leaving the friends I've made in this plac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