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img]http://node0.foto.ycstatic.com/200912/01/2/28312978.jpg[/img]

11月初,应日本国家旅游局邀请,我的护照上,再次贴上了樱花底的签证。此行的目的地,是从前几乎没怎么听说过的和歌山县。
和歌山县地处日本关西地区,一位日本旅游部门官员曾跟我说,真正的关西在日本。日本的历史传统与文化习俗,在这片土地上得到最完美的保留和呈现。当然,比起关西的其他地方,和歌山县不似京都、奈良那样灿烂的传统文化宝库,温泉资源也远不如神户有马温泉有名,但四晚五天的行程中,我们爬过高山(当然在中国不算什么高山),见过大海,参观古老的寺庙和神社,还造访了一处世界文化遗产地。值得一提的是,不少人文景观都与中国有着悠久的渊源。哦,这里的温泉和美食也相当有特色,但我这次不幸撞上例假,没能泡到温泉,算是此行的最大憾事了。

11月2日,我和另外5名记者从上海浦东机场出发,乘坐全日空航班,2个小时之后抵达大阪的关西机场。和歌山县一名旅游部门官员、一位会中文的日本导游,以及关西机场的两位工作人员接待了我们。不过时间紧张得很,还没来得及在机场里好好拍几张,就被送上了前往和歌山县的大巴。

图:机场里的接驳小列车,把我们从下飞机的地方送到海关安检和领取行李的大厅。
image

图:关西机场外的大海。
image

二度造访日本,而且时隔不过两个月,看到窗外的景色还有些亲切。同样是座位宽敞、不怎么开空调的旅游大巴,外面是曲折干净且并不宽阔的公路。我们并未进入大阪市内,因此也无缘得见都市景象。窗外略过一座座精致的日式小庭院,慢慢地就只剩树木葱茏的山脊,到后来,连这山脊也再看不见,一切都融入浓重的暮色中去了。

在昏沉的睡眠中被唤醒的时候,已经是漆黑的夜晚。我们到达了和歌山县内的高野山中。这里是日本佛教真言宗的滥觞之地,山中寺院林立,而我们在日本的第一夜,就要在山中的一处寺院——遍照尊院度过。高野山海拔1000多米,虽不算很高,但比平地要冷得多。我们身着秋装,一下车就被冻得吱哇乱叫,睡意全无。黑夜里,也看不清周遭的景致,跑到玄关换上寺院冷冰冰的皮拖鞋,踩在冷冰冰的木地板上,就只觉一股寒气从脚板心望上窜。和歌山县观光部门很大方,让我们每人住一间房。寺院的房间不多,大概也就十几二十间,全部是和室,不过不自带洗澡间,洗澡要去大浴场。

图:我住的房间。
image

图:茶几上的梅子茶包。
image

晚餐是有名的“精进料理”,就是斋饭啦,一个小和尚负责给我们讲解。用餐的大厅中间烧着一个巨大的油汀炉子,一下子就暖和起来了。跟国内的斋饭一个道理,都是用豆制品模仿荤菜。但我们顾不上吃,一直围着精美的料理转来转去地拍照。我一直觉得,斋饭充分显示了人欲望的强烈,虽然清规戒律不让吃肉,还得YY自己吃肉。高野山上的豆腐相当好吃,是用芝麻和葛粉做的。而精进料理里的那道山寨鱿鱼,做得也跟真的一样。不过,对于我这种无肉不欢的人来说,没吃到真肉,还是有点惆怅的。

图:精进料理。
image

大厅的正面墙上挂着三幅字联。乍一看挺有趣的,因为国内要挂都是对联。仔细一看都是汉字,还是李白的一首我从来都没听过的诗。问问左右,也都没见过这首。作为中国人,还是有点小惭愧的,哈哈。
此诗叫《殷十一赠栗冈砚》:殷侯三玄士,赠我栗冈砚。洒染中山毫,光映吴门练。天寒水不冻,日用心不倦。携此临墨池,还如对君面。

图:李白诗作。
image

图:大厅里一处用玻璃框起来的拉门,问了一问果然是文物,有一百多年历史。
image

用罢晚餐,又跑到房间给小倪姑娘拍了一堆艳照,俺就洗洗睡了。躺在被窝里迷迷糊糊地想着,太神奇了,昨晚这个时候我还在运光新村那间破屋子里打呼噜,今天就躺在日本一处深山老林中的寺庙里了……夜里,外面沙沙地下起雨来。

第二天早上5:30,俺呈梦游状起来洗脸刷牙。把能穿的衣服都套在身上,还是觉得冷飕飕的,不过冻着冻着也就清醒了。之所以这么早起床,是因为大清早有一项特别重要的活动——听和尚师父们做早课。
早课清晨6:00开始。我赶在和尚师父们前面半步进了佛堂。佛堂里摆放着不少精美的法器,同行的另外几个记者以及日本方面的两个工作人员基本上都到了。身边一张长椅上还坐着几位日本大叔大妈,手里拿着念珠,估计是信徒而不是简单的游客。我很庆幸是坐在椅子上而不用跪坐,不然近一个小时下来绝对会残废。然而高僧不愧是高僧,几乎全程是跪坐着的,只在仪式接近尾声的时候站起来走动了一下。
三位和尚端坐佛堂之上,开始了长达一个小时的诵经。念的是日语,自然听不懂(事实上,从日本回来后的第二周,我在金山东林寺里遇到了大规模的法事活动,中国和尚念经仍然听不懂==),但三人的声音回环往复、此起彼伏,倒是很像一曲端庄的三重唱。妙音法相,也让我渐渐静下心来,双手合十,却没有祈祷什么。虽然我是无宗教信仰人士,但每每进入佛教寺庙,心中总能油然生出一种宁静虔诚,即使没有什么想求保佑,也会合十鞠躬表达敬意。早课的过程并不像我所想象的漫长,我更没有像之前担心的那样打起瞌睡,反倒觉得神清气爽。
早课结束后,一位师父带我们下到佛堂底层,这里供奉着许多信徒和善众捐的佛像与长明灯。有趣的是,地上铺着一个个布袋,袋子里装的都是从日本各地真言宗寺庙里取来的泥土。我们跟着师父一个个布袋踩过去,就等于踏遍了日本各大真言宗圣地。有趣的是,不少寺庙的名字,都是跟中国的佛教圣地名称一样的。
带路的师父听说我们来自中国,非常高兴。他告诉我们,日本真言宗的祖师空海大师,正是从唐朝求来真经,在高野山金刚封寺开宗立派,成为一代宗师。而就在他们遍照尊院,也曾有来自中国台湾的和尚修行。我曾看过一个关于法门寺的纪录片,真言宗的前身应该是在印度和中国曾经一度非常兴盛的佛教密宗。密宗在唐朝时达到鼎盛,法门寺就是典型的密宗寺庙,但后来渐渐衰落,以至失传,却在日本发扬光大,成为该国佛教的主流教派之一。师父还带我们来到一处像古代学堂一样的地方,榻榻米上摆了十几张矮几,放着软笔和纸,原来是供香客和游人抄写佛经的地方。

图:诵经法事中的大师们。本来佛堂里不准许拍照,但知道我们是来自中国的记者,师父们就网开一面,特准我们拍几张。看来,是沾了1200多年前的先祖们的光啊。
image

差不多到了6:30,天光大亮,早饭时间也到了。早饭还是素菜,同样有美味的芝麻豆腐。看看窗外,哟,是个大晴天,被雨水洗刷过的天空蓝得透明。尽管阳光灿烂,但气温还是低得让人扛不住。而窗外铺天盖地的绚烂颜色,让我们都惊喜地叫出声来。辛苦远上寒山,真遇到了霜叶红于二月花。

图:同样精美的早餐。
image

图:吃早饭的地方,不过这个角度没法看到窗外的红叶。
image

第二个惊喜,是回房清理行李时,拉开落地窗的窗帘,发现外面是一个小巧精美的日式庭院。红叶飘落水中,寂静的物哀之美扑面而来。

图:房间后面的小天地。
image

收拾好行李,我们急匆匆地出门。而来到寺院前庭,发现是一处枯山水庭园,昨晚来时天已全黑,错过了这样的好景致。

图:寺院前的枯山水。
image

图:寺院门口供奉的地藏菩萨。
image

俺们的和歌山之行,也就此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