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带她去打针,放在猫包里提出去,我本来还担心她会喵喵叫,结果全程一声也不吭。就是在医生面前我抱着她的时候想要挣扎,理所当然被压制了。

打针的时候反而一动也不动,针头进去也不挣扎,真勇敢!

看到了一只好大的哈士奇,被四五个人伺候着洗澡,还貌似用了很多设备,它边洗边嗷嗷叫,声音嘹亮绕梁三日不绝。我在心里擦把汗想这得多少钱哪,我家这只我自己给她洗就游刃有余,而且他一天的饭顶她一星期差不多了吧,拉屎一拉拉座小山!可是哈士奇真漂亮,而且我非常喜欢他的叫声。

医院在里面,外面是宠物用品店,店里养着一直巨大无比的狗(比哈士奇还要大两圈),安静而友善。那店里都是一些狗粮狗用品,猫的极少,估计店主是狗迷。她打针的地方有个女孩也带着一只小狗在输液,长胡子的老爷爷狗,但是非常安静,估计是因为生病。

医生给了个驱虫片,回来给她放在一个虾蟹的妙鲜包里,结果她一整个包都没动……我以为那个不合她口味,又开了一包鲜肝的,结果人家避开溶解掉的药片吃了几小块,剩下的干脆不动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发现她还没吃,怒了,于是把溶掉的药粉全抹她嘴上,她乖乖的舔了。

平时她不爱在床上睡,我干活时她就趴在她的宝地——一个小桌子下面的积木地毯上,最近又给她加了个小毯子,睡得死去活来或者闭目养神,或者贴着我的椅子腿睡。即使我抱她上床上睡,也必然过一会就跳下来。

但是每天我睡觉的时候都把她抱上床去,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她一定是靠着我睡得香甜,这点让我特别满足。不过我一般会睡个回笼觉,或者是赖几个小时床,这期间她要是醒了,必然会疯了一样的闹我= =

下次打预防针的时候问问能不能绝育,前两天医生说如果现在绝育必然会流很多血,不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