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th Oct  12:39PM  London


伪单身生活已恍如昨世……诸多可圈可点,暂且略去不聊。


在京时,电话上问大恐龙,我走后瓜子儿聊起过我吗?大恐龙哼唧了一下,说真没。我不失落。我夜夜笙歌的,也没工夫想她。


那天大恐龙去机场接我,刚走进院门,就见瓜子儿从屋子里跑出来。Baby sitter说,瓜子儿一直在楼上的窗户边等,看到我就大叫着跑出去。但她见到我时,只是咧嘴笑,拥抱都是我主动的,只是她抱我抱得很紧。



第一眼感觉家里整齐得那么不真实,只有花瓶里的黄玫瑰,还是我走之前那天换水后摆出的造型,一点儿没变。据大恐龙说,他们看着挺好看,就决定保留成干花。第二天被我扔掉。


在我不在的日子里,瓜子儿其实还是想到我了。到家还没坐稳,瓜子儿就拉我到小院里,指着地上的一小堆貌似耗子屎的小黑粒儿,兴奋地说:那天早上这有一只死老鼠,我当时跟爸爸说要是妈妈在就好了,她得吓成什么样呀。然后就极尽详细地描述那只死老鼠的状态以及他们的善后工作,享受着我咋呼呼的反应。大恐龙在一边看不下去,埋怨她说: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妈妈不在的时候发生的所有事都可以告诉她,但别提这件、会让她不舒服。你可真够坏的……


要是不拿她妈打镲,还是我闺女么。



瓜子儿还很认真地跟我谈了一件事,说她想好了,明年的情人节、万圣节、感恩节、圣诞节等等都一律不要礼物,复活节给个彩蛋就行了,然后把这些quota都攒在一起,她生日的时候想要个妹妹或弟弟。我直偷偷乐,小P孩儿还真有点儿常识,时间把握得挺好,现在不说就来不及收礼物了。没答应她,我说我宁愿每个节送她双份礼。



小孩儿长大了,越来越像真人。那天我和大恐龙说话声音有点儿高,瓜子儿马上走过来轻轻地抱住我。我火还没消呢,揶揄着瓜子儿说:我知道你为什么抱我,你就是想让我闭嘴。瓜子儿有点儿委屈,小声说不是,我是不想让你生气。



虽然又回到日常生活,但一直迷糊着。上周和小朋友一起去大英博物馆听了一个中国瓷器的讲座,然后室外咖灰、聊天,才有回到伦敦的感觉。之后第二天去一sample sale,没可心的,出来后去一喜欢的小店买了三明治,马路上边走边吃边看景儿,好像才彻底落地。


…… ……


希望我能坚守正室、经常更新,否则怪对不住瓜子儿的,她有那么多好玩儿的故事。这一年来,她时不常地会让我给她读一段写她小时候的博文,很懂appreciate了。


Year 4开始校服换成酱紫。内个叫做Kilt的苏格兰裙,理应穿到这个长度。顺便再广一个告,不更新博客总让一些朋友担心,谢谢你们,我其实一直在偏房上忙活着呢,微博:MrsRobinson


image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