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见Roy,是在07的Teched上,晚上9点多了,在九华山庄的门口,Lisa介绍他和我认识,匆匆握手,匆匆告别,眉眼都没大看清楚,只记得高个子,宽肩膀,很豪爽的笑声。

再见面,一年过去了,这次机会好,吃饭喝茶我都坐在他旁边,一起五六个小时,听了个痛快。本来是想请他的老板喝茶,老板不巧染小恙不能来,Roy哈哈看着我笑着说:周老师,我的功力相当于老板的七八成,呵呵,我来说说看。

Roy好福气,此生修了一个那么杰出的人当老板,是老板,更是人生导师。不过,他也是悟性极高的弟子,否则,五年下来,也不易达到师傅七八成的功力啊。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做万般事,Roy让我亲眼又看到一个这么实践着的例子,他四射的活力,感染了周围所有的人。而他的活力,又完全不具备一点对人的伤害,而只是带来温暖和希望。

要不是选的喝茶地点不对,让我听通宵也没问题啊。

他也喜欢冯仑,记得《野蛮生长》中的一些细节,恰好那也是给我很深印象的细节。

Hi,Roy,期待你早点来武汉,带上你的爱将,请你喝啤酒,吃烧烤,畅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