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厨房里思考要做什么菜,想了半天,看看手头材料,决定拌个莴笋。洗洗切切,切完了却发现切好的莴笋全变成了青蒜苗。呆滞的想,我又没有五花肉,这可如何是好?一个声音在我耳边高喊着:“把你们的经验,体会,力量都给我!我为你们报仇!”没好气的把那个鬼叫的豆花盒子扫进垃圾筐:“你这样的再来十个又能如何……”

————

强烈的地震让城市的一部分崩毁,被老爹指派着去陪女记者追寻某种秘密。一开始没当回事,带路也带的漫不经心,结果当然也是无功而返。然而随着相伴的时间越多,竟然越来越喜欢上了对方。在她没有出现的日子里,一个人走在街上,突然下起雨来。躲进街边的小饭铺,有好多山里小学来的小孩子,正等着吃甜豆花。四十多个孩子排好队,带队的年轻老师把他们一个个抱起来,一人喂一勺子。孩子们很乖,很有秩序。竟然有些感动。

————

整晚都挣扎在这些梦里,早上醒来的时候觉得头重如山。小腿肚的肌肉酸痛了好几天了,我到底做了什么奇怪的体力活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