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保持着微笑,嘴里却冷声道:“是有学生在里面上吊了还是割腕了……不,既然晚上传来奇怪的抓墙声,加上又是以前的职工宿舍。应该是老师把可爱的女孩子非法拘禁,然后强奸了一百遍然后奸尸一百遍接着分尸,对碎掉尸体XXOO了一百遍,于是屈辱的少女灵魂在房间里辗转反侧,学校不得已把那个房间封了起来。可是直到现在,一到晚上,那个房间里还是会传来女孩子抓着墙壁求救的声音?”

“不。”黄炎呆呆的看着电脑否定道。

从李想的房间出来,我没有立刻上楼,而是来到了楼下。

这个时候,一楼管理员房间的门已经开了,黄炎找了张桌子横在门口,像厕所门口收钱的那样坐在桌子后面。不过厕所外面收钱的没他那么幸福,因为他的桌子上还放了三台笔记本,其中两台向这他的方向,一本放电影一本聊天,还有一本面对着大门,上面显示着貌似银行查账系统之类的导航图。

“啊,魏枫!”

看见我下来,黄炎的娃娃脸抽动着,做了一个似乎是笑其实更像是在哭的表情。然后一边和我打招呼,一边‘啪’的把笔记本合了起来。一般情况下似乎应该合上面前聊天的那台,他合上的却是面向外面的那台。他抱着那台被他粗暴关上的笔记本对我傻笑了一阵,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

商量?这个情况能用商量这个词吗?

尽管心里充满了怀疑,我依然微笑起来,摇了摇头,走到了黄炎的桌子前面。因为被桌子挡着,我无法进房间,从我的角度,只可以看见右边的墙壁,应该和我房间的一样。

但为什么就李想房间的右边面积比左边的大?这个问题其实只要看一下右边那排房间的构造或许就可以知道。可是右边偏偏是女生宿舍,才进这个宿舍的我当然不好敲开女生的门说要参观一下。事实上,我昨天太过于疲倦,竟然没注意到,一楼右边的墙壁上贴着一副巨大的宣传图,上面画了一个类似男厕所标志的小人图,图上用红颜料写着KILL,然后图下就是一行醒目的黑字:男生入则杀!!

既然那么气势汹汹,干嘛不找个铁门装上?

“那么,你现在有什么事?”我正思考着,黄炎却眨巴着大大的眼睛,露出小鬼想要糖吃的那种表情。当然,黄炎想要的不是糖,而是希望我快点走掉吧!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依然盯着他笑。黄炎的脸立刻绷了起来,好像受惊的黄金鼠。果然还是这种‘正常反应’来得可爱,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忽然的问道:“真好,师兄里面还有个房间,可以把寝室和大厅分开来。”

“里面被人霸占了,好像我一定会把她怎么一样……”黄炎说到最后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瞪大眼看着我,然后嘿嘿傻笑了两声:“李想告诉你了?”

这是典型的推卸责任。

虽然想顺着这个小鬼的话套他说出事情,但我犹豫了下,还是没有这样做:“不是,是师兄你刚刚说的。”

“啊,哈哈。”黄炎尴尬的笑了笑,却也没有说什么。

“那么师兄,我那房间是怎么回事?”

“这个,你可以找李想……”黄炎显然不会撒谎,他大可以说是管理员的特殊待遇的。

“到底谁是宿舍管理员?!”我冷笑着问道。这个黄炎果然如我担心的那样,虽然很好使唤很好用,就是嘴特别牢,刚刚要是我顺势承认是李想告诉我的,并由此来套他的话,他也一定会让我全部去问李想。

“啧,算了,那么我就说实话。”黄炎望着自己面前笔记本皱着眉头说道,并且丢了张椅子出来,似乎打算长篇大论的样子。

我迟疑着坐了下来。

黄炎一边摸着笔记本的鼠标,一边念书一样的说道:“你知道,这里以前是教职工宿舍吧!也就全是老师在这里住的,在十年前,出了一个大案子,就发生在你的房间里。”

用这种口气,笔记本上QQ还不停的响,一看也知道有人在现场编故事吧?

应该是二楼吧?肯定我从李想那里下来的时候,被人看见了,甚至指挥黄炎的就是李想本人。

我保持着微笑,嘴里却冷声道:“是有学生在里面上吊了还是割腕了……不,既然晚上传来奇怪的抓墙声,加上又是以前的职工宿舍。应该是老师把可爱的女孩子非法拘禁,然后强奸了一百遍然后奸尸一百遍接着分尸,对碎掉尸体XXOO了一百遍,于是屈辱的少女灵魂在房间里辗转反侧,学校不得已把那个房间封了起来。可是直到现在,一到晚上,那个房间里还是会传来女孩子抓着墙壁求救的声音?”

“不。”黄炎呆呆的看着电脑否定道。

“恩?”

就在我以为黄炎要说出什么有新意的故事来的时候,他移动着鼠标迟疑的说:“请把故事主角改成男的,现在流行同性爱。强奸奸尸碎尸部分应该讲述的香艳想写一点,调动读者的阅读热情,光传来失踪还不够,应该……”

“师兄。”我敲了敲桌子,依然笑着望着他。

黄炎望了我一样,脸瞬间涨得通红,本来就貌似婴儿肥的脸孔更加鼓鼓的,低着头念了一句:“那个笨蛋……”然后在键盘上快速敲打了起来。

而从黄炎这个举动来看,指挥黄炎的应该不是二楼的李想,他那里不可能听见一楼的对话,而一楼房间的门全关着,我声音又不大,这里的隔音效果应该没差到这种程度,所以应该不是两边房间的,剩下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黄炎的房间里面那个房间。

是谁在里面呢?

我正想着,黄炎的QQ滴滴的再次响了起来,看了那个讯息,黄炎忽然一拍桌子,把我吓了一跳。

不过我并没有把我的吃惊表现出来,只是若无其事的望向黄炎,黄炎却比我更像被吓到的那一个,他眼睛瞪得圆圆的,在椅子上缩成一团,看起来像是要被人剥皮的可怜小兔子。保持这个姿态,黄炎结结巴巴的问我:“那个,你说……你,晚上,抓墙,啊……”

啊什么?正常人完全不可能听懂你的说话方式吧?

这个时候,又传来QQ的响声,这次却不是黄炎那台笔记本,而是斜对着黄炎,正在放电影的那台。因为角度问题,我凑前去,就可以看见上面的讯息。

只见上面写着:『他在问你 晚上房间里是不是传来了奇怪的抓墙声 (-ω-)|||』

“是啊,响了整整一个晚上。”我一边回答道,一边心不在焉的想着最后那奇怪的符号是什么意思。

“一个……晚上?”黄炎的脸上越来越惨无人色。

“恩,我正要请师兄上去检查一下。”看着黄炎惊恐的脸,我忽然有了戏弄他的兴趣,故意如此说道。

“这个你去问李想!一定是他又……”

又是李想?我这次没笑,认真的看着就要把真话说出来的黄炎,但黄炎的理智最后显然战胜了感情,或者更应该说更大的恐惧战胜了眼前的恐惧。他看了自己的天花板一眼,抓着自己的手臂沉默了下来。

我忽然注意到——现在天气还很热,大多数人都是穿短袖,但黄炎昨天和今天却都穿着深颜色的长袖衬衫,而且袖扣扣得紧紧的。但看这位师兄衬衫配短裤的穿法,实在不像是那种会注意自己袖扣有没有扣好的那种洁癖派。

“总之,宿舍又不是我这里划分的,要换寝室找他们去。”黄炎忽然说道,并且一脸准备慷慨就义的表情。

“是吗?”问题是换寝室就中了你们的意吧?反正都在打赌我什么时候搬。

我站了起来,准备故意当着黄炎的面拨个号码看看,可是在站起来的过程中,眼前忽然一黑,脚一阵发软,然后我就听见了很大的‘砰’的一声。等我视力恢复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地面上,椅子倒在一旁,而黄炎狼狈的扶住了桌子,好歹保住了那三台笔记本。

“你在干什么?!”胆战心惊的把落在地上的鼠标捡了起来,放下心的黄炎对我叫喊了起来。

我却觉得喉咙处痒得难受,虽然大多数时间我会忍耐着,但这次我并没有忍耐,而是让那个痛苦的感觉释放了出来。

“咳咳咳咳——”果然的,像是砂纸摸着铁锈的奇怪咳嗽声从我喉咙里传了出来,伴随着这个声音出来的,是一股有着恶心腥味的液体,我将手放在最前,那液体便喷在了我的手上,从我的指尖渗了出来。

苍白的没有血色的手,和鲜红的浓稠的血,这个组合一向让人胆战心惊。

虽然在电视上常可以看见这样的场景,但我保证,除了我以前的同学,真正见过这个场面的不到人口的万分之一(这个不负责任的数据是哪里来的?)。

“告,告诉老师?”

可以确定了,黄炎同学最擅长的就是推卸责任。正常人在这个时候应该是说‘送医院’吧!

“出了什么事情?”

因为我摔倒的声音,隔壁宿舍的门打了开来,然后再伴随着路人甲同学的大呼小叫,在一楼宿舍的学生都跑了出来,包括之前的‘路人甲’同学,总共也不超过十个。不过当然的,聚集过来的他们,被我的样子吓了一跳。

我顺着扶我的路人甲同学的手勉强站了起来,用满是血的手抓住了黄炎的衣服,勉强的微笑道:“不用,我不想才来学校就……”

“可是,你……!”

“不要紧,老毛病了……胃溃疡,只要神经一紧张就……”我断断续续的说道:“班主任应该知道这件事。我家里有联系过他……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听了一晚上……那个声音……所以……”我这么说着,因为依然被路人甲搀扶着,所以我清楚的感觉到,在听见胃溃疡的那一刻,他扶我的力道变轻,那是放松的标志。

这个不是正常的反应。

“那个,我去找李想,不,还是打电话帮你换寝室吧……”黄炎显然被我惨烈的样子吓坏了,他哆哆嗦嗦的按着号码,我听见他小声的嘀咕道:“实在不想找那里,但李想更……”

“不用!师兄你总李想李想的……”我冷声说道:“上午我和他见面的时候就奇怪了,他怪怪的……如果是因为他故意不让我住那里,那么我才不搬!!”

当然是骗人的,我才没精神和你们闹下去。只不过一室一厅的房间,放弃太可惜了——我早上确认过路人甲的房间,那确实是一室的小房间。

这个时候,我并不知道,这一时的贪心给我造成了多大的麻烦。

而黄炎迟疑了一会儿,放下了他的手机。他的表情,却像是明显的松了口气。

“师兄们可不可以陪我去检查一下房间。”我掏出手绢擦了擦嘴,苦笑道:“既然知道有人搞鬼,那么应该有机关什么的。”这里我故意把李想当作了最终的假想敌,来遮掩我其实知道他们在打无聊的赌的事实。

可是自从我提到李想开始,在场的几个人脸色就开始不太对。

“不,那个李想……”其中一个雀斑脸男生说道。

“检查一下吧!这也是个机会,我就不信真是那样!”另外一个不服气的说。

“可是他是师大的……”

“就是师大的才奇怪!又不是工院的。”

那个李想到底是什么人物?明明才来这个学校一个月而已,就让这些师兄们那么害怕他。不过既然那么害怕他,为什么还会针对这个事情来开玩笑打赌?还有,所谓师大工院的是怎么回事?难道装神弄鬼还分学校吗?我心里充满了疑问,这时候却不合适提问,于是我又轻轻的咳嗽了两声,这些人似乎因为这样达成了结论。

黄炎勉强微笑道:“只是检查?”

“恩。”

“好,那么我们上去!”于是黄炎口气很是坚定的说道,但这位娃娃脸的宿舍管理员其实更坚定的是要把这些出来看情况的人一起拖上去‘送死’吧!这么喜欢推卸责任的家伙是怎么当上宿舍管理员的?

我微笑着看着这群学长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向楼梯上走去,我将满是血迹的手绢收回口袋,却听见QQ滴滴的响了起来。

因为桌子倾斜,导致它完全朝向我这个方向的笔记本现实着有这样讯息的QQ对话框:『这样就上当了?一群笨蛋(~ ̄▽ ̄)~*~( ̄▽ ̄~)』这个信息像是在抱怨,但后面的符号看着又有点像在幸灾乐祸。

说起来,黄炎寝室里那个一直发送QQ讯息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我再次向黄炎房间里望了一眼,但除了墙壁,理所当然的什么都没有看见。

“魏枫?”大概是觉察到我的动作,走在最前面的黄炎奇怪的回头。

“我就过来。”我微笑着回应道,并挡住了那个屏幕——虽然我不认为他那个位置可以看见这电脑的内容。

黄炎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奇怪的向旁边的同学问道:“奇怪,我们宿舍周围应该没有种桂花吧?怎么有那么浓烈的桂花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