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五月,南京就已经是夏天。夏天一是怕蚊子,二是背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按照过去的说法就是:背上有热筋。偷偷摸摸地把空调开开来,过会瘾,又关上,只求睡一个好觉。    
  也是突然来的一个决断。心里面一直想做,很多事情最后都没做。自己责备自己缺乏执行力,所以就买了个压牌机。这样的事我三四年前其实就应该做了,一直拖到现在,游戏了人生。所以你也可以说是心血来潮,也可以说是蓄谋已久。自己的理想再不实施就来不及了,这也是今年的感悟,所以有人选择了自己创业,至少也给我上了一课。最近一有闲功夫就在想什么东西可能会有人喜欢。什么东西制作可行,什么不可行。如果可行又要用什么材料,成本是多少。另外得提高下手绘水平了。    
  如果我只会卖明信片的话,那就不是我期望的样子。    
  我到现在还是个胖子。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