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这样的长节日,就一直比较歇斯底里。有点末世的崩溃感。电影《末世纪暴潮》(Strange Days)里的那种,巴不得满大街开始暴乱。
去年我这时受不了了,就直接逃到青岛。
而现在,听着一堆大提琴和钢琴混杂的忧伤小曲,越发的不知所措,
只是还不想逃

宁静,充沛的睡眠,阅读,再找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出去醉酒,我只能想到这么多,或许可以解除我的恐慌。
身在武汉的中央,至少在精神上放逐到遥远的西伯利亚,我知道貌似就那还没有被旅游的小红帽填充。

忽然想看看《昆虫世界》了,当我把视角和感触集中在越来越微小的事物上,发现远离了宏大,人可以如此幸福。
所以,恋物癖是个好习惯,你可以借此抽身而出,一头扎进某个神奇的衣橱,去寻找你的番神或者格林佛,约一位公主,造一架潜水艇或者F1、或者写一个简洁的程序,叼那么多的世事纷扰。

豆瓣上积累了太多想看的书和碟,那些汉字霸道的书评啊,我想拿一晚上生吞了《香水》、《洛丽塔》、还有帕慕克的那些小说,以及一部不傻逼,能用剧情和我的智力慢慢地调情,辅之以美女,美景的,像苏菲玛索的《逃之夭夭》那样一部赏心悦目的电影。最好桌旁还有一听韩国的Cass啤酒。

这个世界那么大,美好的事物是那样多,找到他们,然后慢慢地享受,用你的触觉、视觉、智力。

这样才会看着大片的假期时不那么悲伤,知道自己还不是一个在趣味面前丢盔弃甲的可怜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