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交合,人之性也 

    孔老二说:“食色,性也!”此语路人皆知,未曾有人觉得伤了大雅,只因他是圣人,天地宇宙之事自然能畅所欲言,且能字字珠玑。我辈却是待嫁闺中的粗鄙之流,本是应该有所避讳的,只是一日在山中得见“蜻蜓点水”,若有所思,便期望能用文字留下些许痕迹。黄大侠曾经对我有个小小的提点,他说:“人的个性中,用点辣味冲淡酸味是有好处的,如同蒸鱼之时,用姜丝镇住鱼的腥味一样,如此反倒更能显出鱼的鲜美来。”这个提点越来纵容了我这个湘女的辣椒味,既如此,我也就百无禁忌,但说无妨了。
     此话还得从偶见“蜻蜓点水”说起,以前以为“蜻蜓点水”就是点到即止的意思,上大学的时候,小雨曾经在自己的文章中用“蜻蜓点水”一词形容过自己的初吻,那篇文章让我对这个词语的意思有了模糊却根深蒂固的概念。
    去年初夏之时,我到从化静养了几日,一日清晨上天医峰登高,在山泉之源头见到两只美丽的蜻蜓相互追逐,二蜓忽高忽低,甚是自在、和谐,过了些时候,一只蜻蜓静静挺靠在泉水中间的一处小石上,另一只蜻蜓则与这蜻蜓垂直相接,这般景象让我觉得分外神奇,又过了些时候,上面的蜻蜓尾部慢慢弯曲,轻轻地在水里点了点,此时我才恍然大悟,“点水”原是蜻蜓交合后的排卵过程。这个生命的制造过程充满了诗意,绿草红花、茂林幽竹、清泉灵石全都是这一时刻的见证,那山林深处画眉清脆悦耳的诉说也如同生命乐曲般动听了……
   动物交合这般美好,相比之下,人类却要悲哀许多。城市之中高楼林立,白天喧嚣嘈杂,夜幕降临,那无尽的黑夜却是一幕幕阴暗故事上演的最真实时刻。倚栏而望,似乎每一个窗户里投射的灯光之中都在演绎着不同的故事。钱色交易,权色交易,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不热闹。如果这样的人之交合让人觉得倒胃口的话,正常的夫妻之事也未必会干净到哪里去。我曾经问过小马一个问题:无爱的夫妻之性比越轨的男女之性哪个更纯洁?她说她也说不上来。
    这些是与非不说也罢,就算是一切的条件符合法律、伦理、道德,人类之交合也无太多美感可言。别说是蓝天白云、青草石泉的款款相伴,人类之爱真像是被关在笼子之中的简单肉欲体验,这样的情景既成不了文,也入不了诗,即使有成文的,读起来也如同吃喝拉撒这些基本的生理欲求一样如同嚼蜡,上不了品,所不同的是能满足一点人的偷窥欲罢了。有的时候,走在大街上,就感觉很多人虽然披着一张漂亮的人皮,可能暗地里却常常干着些不是人干的事儿,实在不敢多想,让人害怕!
    天地交合,实乃应该是人之性也,动物可以做到的,人却不能。人之不幸,甚矣!其实,暗处之事明说起来是没多大意思的,也不是人人都能懂得的,不说或许还能自欺欺人地过下去,说了却是一分钟都难以忍受的荒诞,这里便有不说比说万般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