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星期過的很快 突然來臨的寒冷 讓穿的像花的女人們掃興
我說 9月就是這樣的  
時間並不長 膽怯擔憂卻變多無數
太多的語言不知道該怎樣去說 才不顯得懦弱

每個人都懷著各自的心事
在街上遊走 匆忙的恍惚的人影
想得到輕松簡單 卻被昨天的不果斷牽扯太多 斬不斷
天氣已經變的開始寒冷了 面無血色
人真的很奇怪 常常被自己的一句話 詛咒了自己
我們是不是都被困住了 而且莫名其妙 無力脫逃
混亂控制不了局面時 我隻有控制自己
期待的事情對我來說有多可怕
然而發生了以後 卻毫無意義 失望就寫在它的背面

我是個容易疲倦的人
我是個容易認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