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冒險號』:語 文 解 毒 (陶傑 20090604)

母 語 教 學 之 正 誤 , 在 蠢 人 之 間 , 永 遠 是 爭 論 不 休 的 課 題 。
用 「 母 語 」 怎 樣 可 以 「 與 國 際 接 軌 」 ? 這 是 不 可 能 的 事 。 中 國 語 文 有 許 多 魔 障 , 只 懂 中 文 , 會 日 漸 迷 障 入 魔 , 像 台 灣 國 民 黨 , 明 明 參 觀 中 山 紀 念 堂 , 一 用 中 文 表 達 , 就 把 孫 中 山 當 了 皇 帝 , 變 成 「 謁 陵 」 。
「 母 語 」 有 許 多 魔 障 的 名 詞 , 令 中 國 人 無 法 培 育 獨 立 的 人 格 。 例 如 , 生 意 做 大 了 , 成 為 上 市 公 司 。 上 市 公 司 主 席 的 兒 子 , 周 圍 的 人 , 在 背 後 還 是 把 他 叫 「 太 子 」 , 唯 唯 諾 諾 的 CEO , 只 能 是 宰 相 。
今 天 , 在 香 港 這 個 自 稱 的 「 國 際 城 市 」 , 政 府 至 少 一 名 局 長 , 贏 得 一 個 家 傳 戶 曉 的 「 公 公 」 稱 號 。 皇 上 、 太 子 、 妃 嬪 、 奴 才 , 這 些 觀 念 , 都 是 中 國 文 化 最 核 心 的 價 值 。 一 叫 「 公 公 」 , 誰 都 明 白 這 個 人 的 人 格 , 勝 過 一 千 字 的 註 釋 。 中 國 人 社 會 到 了 二 十 一 世 紀 , 都 換 了 西 裝 , 看 看 周 圍 的 人 , 沒 有 主 席 CEO 、 副 主 席 和 董 事 這 回 事 , 誰 是 太 監 、 誰 是 侍 婢 , 在 中 環 的 一 所 行 政 辦 公 室 , 誰 都 一 目 了 然 。
中 國 帝 皇 文 化 的 腐 爛 本 質 , 由 「 母 語 」 表 述 , 只 使 用 「 母 語 」 , 血 液 細 胞 , 會 身 心 中 毒 。 解 毒 的 方 法 , 就 是 同 時 兼 善 英 文 。
香 港 人 模 模 糊 糊 都 覺 得 , 「 雙 語 並 重 」 很 重 要 , 但 此 一 認 知 , 只 停 留 在 賺 錢 謀 生 的 低 層 次 。 香 港 人 學 英 語 , 一 心 只 重 「 商 業 英 語 」 , 也 就 是 Business English 。 學 好 英 文 的 目 的 , 最 終 在 做 生 意 的 金 元 世 界 , 叫 得 一 個 好 價 。
「 商 業 英 語 」 能 教 會 你 LC 的 全 名 是 什 麼 , 商 業 英 語 卻 不 會 教 你 : 英 文 的 adviser 或 consultant , 是 顧 問 , 不 是 中 國 語 文 的 「 諫 官 」 。 中 文 的 「 諫 」 , 像 「 謁 」 一 樣 , 是 一 個 奴 才 俯 伏 仰 首 的 姿 態 , 在 英 文 、 法 文 、 意 大 利 文 之 中 , 別 無 確 切 的 翻 譯 , 也 沒 有 意 義 。
民 族 的 文 化 心 理 , 由 語 文 表 現 。 為 什 麼 中 國 沒 有 獨 立 的 知 識 份 子 ? 因 為 「 母 語 」 這 個 「 諫 」 字 , 決 定 了 中 國 文 人 的 心 理 人 格 。 要 認 識 中 文 , 「 諫 官 」 這 個 名 詞 的 毒 素 , 就 要 兼 認 英 文 adviser 和 cousultant 的 詞 義 。 吸 了 中 文 的 海 洛 英 , 趕 快 喝 一 口 英 文 的 美 沙 酮 。
母 語 是 膚 色 , 改 不 了 的 。 香 港 人 難 以 培 養 民 主 的 人 格 , 中 英 語 文 的 修 養 , 是 一 個 原 因 。 只 有 語 文 半 桶 水 的 人 , 才 會 對 中 國 帝 皇 文 化 裏 的 「 平 反 」 一 詞 感 激 涕 零 , 他 們 都 是 一 群 中 了 毒 的 病 人 , 雖 然 也 自 知 病 情 非 輕 , 但 找 不 到 解 藥 , 可 憐 嗎 ? 母 語 教 學 , 就 讓 他 們 喋 喋 不 休 爭 論 下 去 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