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在缓慢粘滞的旅途递来一支烟
看上去像是、
一支给你梦境的大麻手卷烟
一支给你镇静的稀释杜冷丁
一支给你书写愤怒的坚硬的笔

陌生人在远处、深夜嘶吼的深处,为你点亮一盏灯
灯光如豆
火苗摇曳

陌生人求救的漂流瓶最后停在你脚边的海滩
你也曾投掷无望的漂流瓶
所以你告诉他,我来了,很快,hold on。

未知的路,是否就是你心里预想的归途
不要让未来和未来的人们失望
如果命运终究有确定的导向性
你为什么不尽量让自己看上去顺眼些?

在那些即将看到定居的时刻,我突然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也在瞬间觉得无谓的执着是悲剧的起源
甚至可能涌起巨大的决心说走就走

告诉我一个停在这些刹那里面的办法
或者好歹延长它们,让我的决心再强硬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