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居委会出来,我有些迷茫。不知道要对谁生气,走到半路,我的手机响了,是刚才那个女人打来的,说我把身份证忘在那边了。原本一身疲惫地走了好远,再返身回走,心情更加糟糕。

我不知道是怎么再回到的车站,总之是浑身的不自然,窝了一肚子火。看看天色已晚,原本打算直接去乡政府问个明白,只得放弃。

旁白一下,多亏了我的可以自由支配的工作,才让我时不时能抽出个时间来,拜访这个环节里的各路神仙。当然,在整个9月份里,我只写了一篇稿子,无奈的无奈,一言难尽。

又过了一周,眼看着临近十一,我一早起身,带齐所有材料,准备去乡计生办,还想着顺便去派出所,一天把手续办完了事。

然而,困难接踵而至。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