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冽的酒滑过喉咙 在胸膛燃起一团火焰
但它转瞬而过 无法温暖我
世界越来越让我迷惑
我不能再像个朋克般愤怒
因为我的愤怒太渺小
但我也不能像个正常人样面对这变态的生活
我矛盾困惑犹豫
找不到方向
我越来越恨自己
既不能坚强又不想软弱
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活着
悄无声息的
没有理想没有朋友没有爱
和世界格格不入
我用我的长发
提醒自己
我还活着
是的
我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