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低俗,低级而庸俗,与“高雅”相对。
就是说相对于高雅来说,它的反面就是低俗,那么,在一个不知道高雅为何物的社会里,该如何来界定低俗呢?这是第一个问题。

再者,从词性上来说,我认为低俗不是一个名词(随便哪本汉语字典都可以证明我这个观点),而是一个动名词组,即:使用低级的手段来达到目的,由此而产生的结果是庸俗的。
举个例子,某网站上有个标题,大致意思是点击进去可以看裸体大姑娘,这就是低俗吗?我不同意,各有所好各取所需罢了,这是互联网的最基础功能,而已。
同样是这个例子,当你点击进去看到的不是裸体大姑娘,而是兜售劣质催情药的虚假广告,这才是低俗。

现实中的案例很多,比如大多数的广告,汽车、化妆品、酒、手机等等,但凡卖得稍贵一点儿的此类消费品,其广告主题永远都只有一个:男主角一旦拥有了这个商品,就可以以此来勾引某一个或某一群女性,反之,女主角一旦拥有了这个商品,就可以以此来勾引某一个或某一群男性。其公式为:
金钱=勾引力=成功人士=高雅=可以胡搞,而同时,胡搞=低俗=违法人士=勾引=金钱,由此得出:低俗=高雅
—— 一个悖论。

就在整治互联网低俗风的同时,我们迎来了达尔文老先生的200周年诞辰日。谨以上篇文字中的“中国男人进化论”和本篇中的“悖论”聊表纪念。
顺便提一下,大多数人对《进化论》都存在这样一个误解:所有的生物特征都是自然选择的结果。其正确答案是:
人们往往认为一切生物特征都有其用处,但这是错的。比如:雄性的乳头有什么用?雄性的乳头没有消失,是因为长乳头无需什么代价,因此没有进化出雌雄不同发育模式的压力。——英国《新科学家》杂志如是说。

看,这和自然选择没多大关系,仅仅是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