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长亭外·古道边
(文:Αρηδ)

  长亭在哪,古道在哪;
  都说芳草碧连天。
  我们生活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似乎永远得不到安宁。
  送别,只是不再有长亭和古道。门前的绿化带上只有几点稀疏发黄的草丛点缀着这个灰色的小城市。
  谁给我送别,我又给谁送别;谁又将给谁送别?

  做了一个哀怨的恶梦,我知道我在梦里,却无法自主地醒来。
  哀怨和恶梦这些都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我寻找不到一个可能从梦里醒来的契机。
  是不是真的有一些人,最终死在了自己的梦里。

  自由,那是多么美好的字眼——没有失去过也许永远也不知道自由的珍贵。身体囚困,思想禁锢,精神扼虐,道德底线上的那点仅剩的良知在有气无力地哀鸣。
  我活着,如同死去。
  谁给我送别,我又给谁送别;谁又将给谁送别?

  我拖着一个极度疲倦的身体在这个钢筋水泥的森林里艰苦地匍匐爬行;我带着我那上了沉重枷锁的思想在这个灰霾沉沉的小城市里步履蹒跚地蹉跎时光;我那个已经快要完全垮掉的精神世界以及彻底崩溃的道德构建似乎已经在对我宣告五浊恶世的妖娆繁华。
  我如同所有的凡人一样混混噩噩地生活,甚至更加不知所措地活着。而只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独自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我才感觉自己似乎睡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然后刚刚苏醒。我似乎才从万丈深谷下的十丈高的垃圾堆底下翻找出那一丁点尚未被丢弃的自我,我活着,我确实还依旧活着。但我已经疲惫得不知道去整理那一切,然后又浑浑噩噩地睡去了。
  我活着,如同死去。
  谁给我送别,我又给谁送别;谁又将给谁送别?

  疲惫。困乏。劳累。
  哀怨。悲情。困苦。
  我在想,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死去了,会不会如同不曾生活过在这世上。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钢筋墙。水泥路。秋水横流,长天无色。
  我在想,我们无可选择在生活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里,会不会有一天突然回归到了那个清澈安祥的梦境中,从此不愿再醒来。

  累了累了,我真的挺累了。身体,思想,精神——最终我们死去的时候,我们的魂灵又归往何处。
  末法时代的信仰破产,末世妖娆的满眼繁华。归去兮——来辞,然而我们最终魂归何处兮,何所倚。

  长亭不在了,古道也不在了;
  传说芳草碧连天。
  但是,那仅仅只是一个传说。

壬辰龙年戊申七月庚午廿一亥时。2012-09-06,21:45初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