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时候,我不愿意动脑子。特别在身边有会替你动脑子的人存在的时候。
所以,我从不记路,不记考试时间,不记上课地点,不记地铁线,不记怎么更改internet选项,不记某个山上有某棵树,不记什么地方是不是有什么人。
对我来说,唯一不同的是:有些人会轻轻推着你的脑袋说“白痴”,然后若无其事的带着你走,这样的心生默契;
而有些人,只把你当作一个不折不扣累人的傻子。
于是,就有了单纯的喜欢与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