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看《非诚勿扰》,但我上世纪佳缘。”奔三十去的哥们儿说。

“25岁结婚,对象没定,时间定了。”大学毕业即分手的姐们儿说。

《新婚姻法》解释了日渐稀薄的安全感和归宿感。

大多数人并不是冲着分房子才结婚的。他们只是不知道该对行将结束的青春和爱情再做点什么。

他月初抽蓝芙蓉王,月底抽软白沙,在120平的大房子里永远只占据着沙发关灯看球。借我500块钱加油不还,“反正我快结婚了,算是份子钱。”

她把前男友拖黑,然后用我的校内加前男友,还加了他的新女友。前男友回访我,看了看共同好友,黑了。

他和网上认识的妹子看电影,随着剧情牵手,散场还牵着,晚餐特意破费了一把。“我是给你面子”,女孩说:“我不想进展得太快了。还是不要再联系了吧。”

她唱K,《没那么简单》、《后来》、《红玫瑰》,就是不哭。接了个电话,哭了。“闺蜜失恋了。”

他对她说,“给我介绍个女朋友呗。”

她对我说,“给我介绍个男朋友呗。”

然后呢。

“结婚呗。”“不折腾了。”

为什么我们要结婚?

如家再好不如家。

和几个大学没毕业的小妮子谈人生。还是把毓婷叫做流婷的年纪吧。

小Q说,我不接他电话,他打电话来寝室,让室友带话说分手。

小T说,多年以后,还和初恋保持着交心换命的关系。两个人一起在学校操场散步,吃遍曾经的大排档,把车开到田野里,听着以前的歌坐一宿。“手都没牵。真的。”

QQ上,初恋说“还好吗?”

“凑合,你呢?”

“相当凑合。”

“还单着呢?”

“不急。你呢?”

“没合适的。”

对不起,“不如我们凑合凑合?”因网络原因发送失败。

“跟你商量个事儿,借2万块钱给我装修新房呗。”

越来越多的同学结婚了。争先恐后。婚纱照甜蜜得大同小异。

那些相爱的人放弃了什么,那些孤独的人又在坚持着什么呢?

我们传阅艳照门,意犹未尽地说谢霆锋是纯爷们儿。我们围观“锋芝变”,大声疾呼“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拜托,他们只是演员,演我们。

你没有错过什么,一份爱情,不会失去两次。

如果你再也不相信爱情了,那就结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