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周将绕道800公里,去送一些东西。目的地是安全的,如果到了,会住两天。5月下旬,回绝了期待已久的一个邀请。准确地说,是反悔了已经接受的邀请。

并不是一件事情发生了,别的某些事情就已经与我无关,而是还有更有关的东西。最近一直在想那些远亲,以及常常会到爷爷家拜会的家乡人。都江堰-漩口-映秀,一直到马尔康,都是他的子民。为他们或他们先辈60多年前一张选票,他忠贞50余年。所谓不事贰主,不是以某人某国为主。

我关注,思考,睡很少的觉,只为责任。或者说我以为的责任。60多年,他无以为报,他没有做什么,保全此身已不容易。但至少他还是一个象征。虽说只是一个象征,但有他效力的时刻,只是来不及。他应忠贞,我应代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