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在锐化与模糊之间

眼看假期临近,心中愈加烦恼啊烦恼。
老妈一接到我电话,听我说国庆不去上海和他们见面,管不住地发出失望的惊叹。
而小卡一入公司深似海。一个灯泡坏了拜托他买,要买上一周;运气太好碰上门锁又坏了(谁让我离家回家次数多呢),我只能把手提包丢在地上,探身来倾听着慢慢旋入这变态老锁芯;从贷公积金事宜打销售电话到打二手车业主电话,他统统身在公司不自由;而邮局汇款单索性也要由我拿着他的身份证去领钱了,因为他中午吃饭只有那么一会儿,跑不到清华北大的邮局那么远。
故而,要让他思考长假怎么过这个问题,最后只能是我搜了一大堆网页,而拍板的人还没任何动静,只会用“攻略做了吗”这样让人发狂的问题来让我发狂。

那我究竟去哪儿呢?似乎没有让我心安而喜欢的地方。
难道就坐在家里,再想一想永远想不明白的留下还是离去的时机、伦理和爱情交织的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