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身体不适,不是胸口憋闷感觉快要吸不上气了就是感冒咳嗽,而且皮肤过敏已经一个星期了,到处长红包,痒得夜不能寐。昨晚稍微见好了,却做了一夜怪梦。
不知怎么就来到了福州一个小镇,傍着幽蓝幽蓝的大海,梦里都没有什么光线的。
办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不很顺利,一个人提着个大公文包,走在有些凌乱的街上,天色暗下来,心里面发慌,就想赶紧坐车到市区去,找个舒适的酒店住下来。
身边经过一个碎花裙子的姑娘,看上去很本分的样子,我就问坐什么车可以到市区,她居然听懂了我的重庆话,告诉我可以在前面一个路口等2路车,坐2小时到市中心的路牌路。看那站台一个人也没有,周围很荒凉的样子,我就非常害怕,就拉着姑娘请她陪我等出租,小镇上出租车极少,偶尔驶来一辆都载着乘客。天越来越暗,见我绝望的样子,姑娘让我跟她走,说有朋友要开车去城里面,可以搭车,我居然就像抓着根救命稻草般,急切地跟着去了。
哇,那是一辆多奇怪的车车呀,四个轮子倒是齐整,可都跟自行车轮胎差不多纤细。驾驶座坐了一个女孩,旁边坐着一个男孩,还有个花裙子女孩坐在后座,顾不得那么多了,今晚我一定要奔一个温暖舒适的地方去。努力挤上后座,车内塞得满满的。车车颠簸上路,我问:是一条高速路吧。旁边的女孩嗤笑一声算是回答。绕过一棵大树,绕过两三行人,年轻人们尖叫着,我提心吊胆着,不知怎么就醒了。
中午开电脑,才知道昨晚福州大火烧民房,真是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