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味很糟。
不是说京极这次不好,而是因为——我没看懂啊。
没看懂,主要还是因为我到后面跳读了,肯定是漏掉了太多信息。但是看京极的小说,不跳读简直对不起他啊,京极堂那个大话痨,他一开口讲学问的时候,不是就相当于电影上的上厕所时间到来了吗?
结果到最后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蜘蛛所做的一切,在我脑子里还是一片大晕。
在想是不是再重读一遍,但又实在太长了……
想想还是最爱魍魉之匣。在我心中是完美的,那种叙述方式是多么迷人,人物描写是多么的生动有趣味,可爱的久保竣公同志那诡异又充满迷幻的第一人称叙述是多么的令我感动啊。(居然用感动这个词,我的变态是没救了。)
相比之下,络新妇的登场人物太多太密集了,看一会儿我都忘了谁是谁了。再加上我读的时间跨度太长,所以就老需要去前面翻看人物。。。就如某玻璃语:“变态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而时间只在一两年内,犯人受害者们相互认识,每个幸存下来的相关者,都有机会再次出场,挤兑得关口华生拎起了酱油瓶。”
结果比较一下,还是觉得魍魉之匣更令我喜欢。最重要的原因是,俺能看懂嘛。
这个蜘蛛就真是让人又爱又恨了。……这就是络新妇之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