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 看 雲 起 時』:左 邊 的 驕 狂 歲 月 (陶傑 20090528)

到 底 是 誰 掌 控 二 十 一 世 紀 ? 美 國 、 歐 洲 、 印 度 、 還 是 人 口 眾 多 、 廉 價 貨 出 口 龐 大 的 中 國 ? 這 是 國 際 關 係 學 的 新 課 題 。
國 際 關 係 (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 是 一 門 很 年 輕 的 學 科 , 面 世 約 百 年 左 右 。 讀 國 際 關 係 , 以 美 國 的 哈 佛 和 普 林 斯 頓 、 倫 敦 的 LSE ( 政 治 經 濟 學 院 ) 領 先 。 國 際 關 係 , 簡 稱 IR , 跟 MBA 不 同 , 專 為 培 養 跨 國 政 治 人 才 而 設 , 而 不 是 公 司 CEO 。

國 際 關 係 很 難 讀 , 因 為 並 不 是 今 日 香 港 特 區 流 行 的 什 麼 通 識 教 育 — — 拿 着 一 段 新 聞 , 電 台 吹 水 , 教 師 導 讀 。 國 際 關 係 的 焦 點 當 然 是 新 聞 , 但 要 從 新 聞 之 中 理 出 一 條 人 類 社 會 動 向 的 脈 絡 。 新 聞 學 , 就 像 只 研 究 地 面 上 的 大 廈 建 築 ; 國 際 關 係 學 , 就 是 從 大 廈 建 築 的 布 局 中 看 風 水 。
讀 國 際 關 係 是 不 是 浪 費 時 間 ? 有 人 認 為 是 , 但 風 水 似 乎 也 有 風 水 的 道 理 , 而 且 已 經 不 再 是 什 麼 迷 信 , 升 格 為 「 環 境 科 學 」 。 最 早 的 國 際 關 係 , 以 國 家 為 宗 , 就 像 讀 《 三 國 演 義 》 , 認 為 世 界 政 治 由 強 權 決 定 , 美 國 、 蘇 聯 、 英 國 和 法 國 , 主 導 了 國 際 關 係 的 大 勢 , 這 一 派 理 論 , 並 不 新 鮮 , 由 三 十 年 代 的 猶 太 學 者 摩 根 陶 開 創 。 他 們 認 為 : 世 界 要 避 免 戰 爭 , 必 須 實 現 強 國 之 間 的 「 權 力 平 衡 」 ( Balance of Power ) 。 基 辛 格 就 是 國 際 關 係 這 一 支 現 實 派 系 的 門 徒 , 一 九 七 一 年 秘 訪 北 京 , 拉 攏 中 國 抗 擊 蘇 聯 , 就 是 摩 根 陶 派 理 論 的 實 驗 。
國 際 關 係 學 的 第 一 代 , 全 是 右 派 , 只 講 大 國 利 益 , 基 辛 格 不 擇 手 段 , 只 迷 戀 槍 械 和 暗 殺 , 至 今 仍 被 西 方 左 派 視 為 戰 犯 。 到 了 七 十 年 代 , 這 一 派 開 始 衰 落 , 左 派 學 者 開 始 抬 頭 。 他 們 認 為 : 在 強 國 之 間 的 跨 國 企 業 , 如 蜆 殼 石 油 、 西 門 子 電 子 企 業 、 福 特 汽 車 公 司 、 美 林 證 券 , 挾 強 大 的 經 濟 勢 力 冒 起 , 而 且 因 為 在 第 三 世 界 之 間 剝 削 , 謀 斂 暴 利 , 最 後 能 在 強 國 的 政 黨 之 中 找 到 代 理 人 。 英 美 歐 洲 政 府 成 為 跨 國 企 業 的 傀 儡 , 要 抗 擊 跨 國 企 業 對 全 球 資 源 的 壟 斷 , 只 有 靠 民 間 的 壓 力 團 體 ; 綠 色 和 平 、 婦 權 組 織 、 同 性 戀 人 士 、 國 際 特 赦 協 會 之 類 , 抗 衡 跨 國 企 業 的 全 球 金 元 霸 權 。

國 際 關 係 學 在 八 十 年 代 , 兩 派 學 者 短 兵 相 接 , 以 左 派 佔 了 上 風 。 八 十 年 代 末 期 , 我 在 倫 敦 工 作 時 , 進 了 LSE 唸 國 際 關 係 學 。 倫 敦 政 治 經 濟 學 院 是 著 名 的 左 派 思 想 堡 壘 , 學 生 很 激 進 , 尤 其 吸 引 美 國 和 第 三 世 界 的 精 英 來 讀 書 。
當 時 , 教 授 講 師 上 課 時 無 不 痛 斥 列 根 的 外 交 政 策 、 聲 討 戴 卓 爾 夫 人 的 自 由 市 場 經 濟 。 LSE 國 際 關 係 的 講 座 教 授 赫 禮 代 ( Fred Hallidas ) , 是 大 西 洋 兩 岸 的 明 星 級 學 者 。 他 每 次 在 LSE 著 名 的 老 劇 院 ( Old Theatre ) 講 座 , 學 生 聽 眾 人 山 人 海 。 赫 禮 代 一 門 雙 傑 , 他 的 哥 哥 約 翰 , 是 英 國 歷 史 學 者 , 就 是 旅 英 華 裔 女 作 家 張 戎 的 丈 夫 , 夫 妻 合 著 的 《 毛 澤 東 秘 傳 》 , 近 年 熱 賣 英 語 世 界 , 行 銷 八 百 萬 冊 , 連 布 殊 和 彭 定 康 也 人 手 一 卷 。 弟 弟 佛 烈 是 外 交 專 家 , 一 臉 大 鬍 子 , 傾 倒 一 代 學 生 。 LSE 是 激 烈 反 對 戴 卓 爾 夫 人 保 守 黨 政 府 的 大 本 營 , 換 了 一 個 小 眉 小 眼 的 東 方 社 會 , 像 特 區 政 府 對 付 香 港 電 台 一 樣 , 一 早 便 陰 招 削 減 經 費 , 來 個 釜 底 抽 薪 了 。 但 英 國 政 府 不 會 , 錢 照 津 貼 , 讓 你 盡 情 譴 責 , 這 就 是 帝 國 風 範 。
只 有 在 LSE 這 種 學 院 讀 過 幾 年 書 的 , 才 有 資 格 自 稱 左 派 。 在 英 國 生 活 的 好 處 , 是 左 右 兩 派 的 思 想 都 能 接 觸 。 有 如 練 劍 , 在 熱 火 中 燒 紅 , 再 在 冷 水 中 洗 淬 , 才 冒 出 一 絲 白 煙 。 一 個 年 輕 人 , 如 果 想 做 社 會 學 問 , 左 右 兩 種 思 想 都 要 有 深 入 的 了 解 。 香 港 的 一 些 「 學 者 」 , 或 以 美 國 野 雞 博 士 招 搖 , 或 去 過 中 東 幾 個 國 家 吃 過 幾 頓 串 燒 羊 肉 , 單 方 面 意 淫 過 幾 個 阿 拉 伯 佬 回 來 就 僭 稱 為 「 戰 地 女 記 者 」 的 , 開 口 閉 口 , 以 左 派 自 居 , 自 以 為 高 人 一 等 , 這 類 小 兒 科 , 在 民 智 未 開 的 地 區 , 當 然 可 以 騙 幾 個 師 奶 , 擺 出 一 副 感 時 憂 世 的 面 譜 , 搵 食 嘛 , 也 難 怪 。

LSE 出 產 左 派 , 尤 其 女 生 。 那 一 年 , 我 在 LSE 學 生 會 酒 吧 跟 一 個 美 國 女 生 辯 論 。 她 擁 護 伊 朗 教 長 高 美 尼 , 支 持 阿 拉 法 , 大 罵 美 國 和 以 色 列 。 我 抽 一 口 煙 , 告 訴 她 : 身 為 女 人 , 你 知 不 知 道 活 在 阿 拉 伯 世 界 的 痛 苦 ? 伊 朗 的 法 律 規 定 : 女 人 只 有 在 男 人 喪 失 性 能 力 的 前 提 下 , 才 可 以 向 法 院 提 請 離 婚 。 中 東 的 女 人 , 無 論 被 丈 夫 如 何 暴 力 虐 待 , 也 沒 有 吭 聲 反 抗 的 權 利 。 你 以 白 人 為 醜 ? 至 少 十 九 世 紀 , 歐 洲 已 經 有 了 《 娜 拉 》 、 《 安 娜 ‧ 卡 列 妮 娜 》 一 類 講 女 性 覺 醒 的 文 學 , 中 東 的 強 權 , 不 容 許 這 種 思 想 , 更 遑 論 創 作 。 判 斷 世 界 的 是 非 , 豈 能 如 此 幼 稚 ?
那 個 美 國 女 生 給 我 搶 白 了 一 通 , 答 不 上 話 來 。 那 一 年 , 剛 好 法 國 片 《 情 人 》 上 映 , 我 請 她 去 看 , 叫 她 留 意 片 中 的 東 方 男 主 角 梁 家 輝 的 屁 股 多 滑 多 圓 , 告 訴 她 : 戲 中 的 中 國 男 人 , 是 被 到 東 方 來 獵 奇 的 英 國 女 主 角 珍 瑪 琪 狎 玩 的 一 隻 蝴 蝶 標 本 。 女 生 看 了 , 大 叫 精 采 , 我 說 出 了 她 的 心 裡 話 。 到 今 天 , 我 們 仍 在 網 上 聯 絡 , 十 年 後 見 面 , 還 是 好 朋 友 。
今 天 , LSE 國 際 關 係 的 課 程 又 改 了 , LSE 的 教 育 很 另 類 , 代 表 了 另 一 個 活 力 , 無 法 與 時 俱 進 的 英 國 。 在 英 國 讀 書 , 好 在 沒 有 哪 一 個 家 長 權 威 , 對 你 發 出 東 一 個 指 引 、 西 一 個 標 準 答 案 。 英 國 的 思 想 學 人 知 道 : 世 上 許 多 爭 議 沒 有 絕 對 的 真 理 , 有 一 些 理 論 , 聽 上 去 浪 漫 而 美 好 , 執 行 起 來 , 天 國 的 意 義 , 即 刻 變 為 地 獄 般 的 現 實 。 這 一 分 小 小 的 成 熟 感 , 獨 上 高 樓 , 望 盡 天 涯 路 , 沒 有 經 歷 過 , 不 會 開 悟 , 或 許 老 套 一 點 地 說 , 這 就 叫 做 滄 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