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北方有一座大城,城里有一个剧团,百十来号人和动物。
剧团有自己的剧场。剧场舞台上空的天棚可以开合,天气好的夜晚他们在月亮和星光下表演。
他们的戏装里有金丝银线,有的还缀满了宝石。

他们演西洋歌剧,马戏,京剧折子戏。还有他们有时演梦,梦里的场景,梦里的对白。
戏演完了,总会有一个人在台下如痴如醉,或是泪流满面,因为是他/她的梦。

比如----

剧情是有一座香火繁盛的寺庙,后来附近的村子遭了瘟疫,人们来祈福,没用。
没人信了,庙也就落魄了。僧人们都离开了,去别处讲经化缘。
只有一个相貌俊俏的小僧人守着庙宇。每日洒扫庭除,在佛前敬上三柱清香。
还来这庙宇的,只有惦记着好相貌的小和尚的妇人们,
有少女真心爱他,也有只想和他睡觉的妇人。当然,也有可能有真心爱他的妇人和只想和他睡觉的少女。
她们常常蒸了馍送他吃,他笑笑收下,不与他们有任何瓜葛。一双影沉沉的眼睛,不言不语。

有一天突然雷声大作,大雨倾盆而至,庙宇的红墙斑驳,院内绿树婆娑,都被雨水冲刷得鲜明也更柔和。
有人推开庙门,是一个穿着一身绿裙,拿一大片荷叶遮雨的姑娘,赤脚,肤白。
小僧人从厢房迎出来,她眼睛亮亮的,一身狼狈,雨水打湿了全身,裙子帖在小腿上,看见小僧的时候却是笑了。
那笑啊,好像从她的鼻尖开始,一个涟漪一个涟漪的荡过眼睛,嘴唇,眉梢,荡遍全身。
小僧看着,愣了。随即缓过神来,迎她进屋烤火。

她坐在火盆旁边,捧着米茶,眼睛直溜溜的看着小僧,笑笑的。她不说来处,不说去处。
小僧坐在蒲团上,手里捻着佛珠,越捻越快。。。

一个时辰以后,雨还在下。绿衣姑娘推门走到院里,一阵青烟,化作一只绿色的大鸟,扑啦啦飞走了。
她身后,一只忧伤的小狐狸站在雨里,默默叨念着:“凤凰姐姐,你何必误我修行。”
小狐狸的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


剧院失火,一架马车从火海中驶出来。动物们四散奔逃。

每年秋天 马车回城里表演,观看的人群里,总是有只老猴子,叼着香烟用力拍手。

车上有个姑娘,会唱很多戏。有一天遇到一个老头,学唱戏,从此只会那一段了。

有一只会说话的猫,不过从不表演,只在夜里跟人说话。

等等,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