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不祥之兆:今天听了哈日杨的《暧昧》专辑,竟然觉得首首好听…… 

猛然想起日本客户温井先生的货拖了好久都没发出,想必他一定也被他的客户催得死去活来了吧。果然,他发邮件来向我哭腰,诉说他被客户催到屁股都肿起来了的惨状。日本人做事还真是猴急。
 

同事中午跟我讲述她同学遇到的日本客户是多么的色,一会摸人小手,一会问人私事,一会儿又用色眯眯的小眼睛打量人。不过后来想想其实这也还好拉,因为那人遇到某黑人客户时更惨,据说那个国家的习俗是不管男女见人就亲,她就被那个客户堪比金刚的厚唇亲得一脸口水,回去后把自己那张小脸往死里洗,洗完了还是觉得脏,恨不能把整张脸皮撕下来。
 

不过在我接触的日本客户中,大多还是以严谨细致的面目示人,讲求信用,一丝不苟,但有时候难免显得有些小家子气,特别是他们的不苟言笑,苦大仇深,让人觉得也未免太
ging了吧,不如欧美的客户来得绅士风度和落落大方。而每次收到他们寄来的东西,总觉得包装可爱到过份的地步,苹果绿的信封,加上卡通的包扎手法,弄得整整齐齐的纸袋,实在是很小女生的风格。 

image

 难怪日本人弄这些关于小女生的东东那么的得心应手。比如那部〈侧耳倾听〉,平平无奇的少女琐事与生活场景,经过人为的包装和艺术的处理,竟然就散发出迷人的光芒来。这是我看过最多次的日本电影,一直很喜欢片中市井气息与世外桃源交融的感觉,也喜欢片中对生活的“提纯式”处理,迷芒的未来,平淡的现实,是少女世界的烦恼,亦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共同议题。 

表哥曾在日本的岐阜县居住过三年,听他说,日本很多人都有很严重的洁癖,每天都要洗两三次澡,一如洗脸那样的平常。这在中国绝对是一件很难想像的事。
 

不了解这个奇特的民族,也不想去深入地了解,有好看的日剧就看,有辱华的言论就鄙视,所谓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大抵如此。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