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吃饭不想睡觉的八月,我却胖了。

打开药瓶的手,居然戏剧性的发抖。脑袋空空,不仅仅因为没有规律的生活,还因为,我不想思考已经很久。

每天醒来就打开云上的阁楼,听背景音乐的寂静之声。

因为我总是在喃喃自语的缘故,比起经典的老版本,我更喜欢,这个年轻的女孩仿佛唱给她自己听的声音。

对未来的设想,曾经刀光剑影荡气回肠,也曾经梦幻泡影美轮美奂。

我并没有什么非做不可的事情,但如水沉静的失望,无可捉摸的悲哀,理想逐渐凋零的暗伤,却如彻夜失眠之后的空虚,让我,看到人类就想吐。

习惯了无病呻吟。听我絮絮叨叨说些与旁人无关的事情,听者想要切换话题,却不得不说些无关痛痒的话以示礼貌。此时冷眼旁观的我,就会在内心自嘲苦笑。

模模糊糊地想起,仿佛曾经有过,和朋友聊极端没有营养的话题也能够哈哈大笑的时光。

以前的我。去哪了。

以前的我们。去哪了。

再没人,能够让我,就算不说话,也能够开心地对着话筒发呆。

没有人,能够让我,安安心心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