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员们夺牌,是你们令到这个国家光荣与骄傲,你们不需要感谢国家,国家才更应感谢你们。而你们在赛场上受到的不公,不是你们的错,是这个弱国的错,是这个弱国不能为你们在国际上争取到一个公平的竞技环境的错,是这个你们身上穿着的国徽令你们受到了屈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