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围城讲革命讲得很中肯,为了身边的人或事以及怀有最真切愿望的人总是会成为炮灰,凡是号称为了大多数人的人一般都活下来。剩下两个活下来的也都是有钱的和有文化的,不过他们是普通人,注定会留下创伤。

所以有时候不抵抗是很有道理的,宗教领袖在这方面做出了杰出的典范。你抵抗的越多,反而越容易被时代利用,你的身后是一条看不见的丝,通过身体和行动结成一张网,既然每个人的身上都刻着时代的烙印,也只有不抵抗才能成为最终的抵抗。

就好像台湾或台湾人,总是一副创伤满满的感觉。为了威权统治反抗了那么多年,到头来有点迷失。台湾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全然没有浪漫与乡愁,我原来对国内热捧海角七号很不解,因为那明显是一个台毒影片。不过那片子至少是温情的,不抵抗的,我现在觉得也只有这些东西才能化解人与时代的张力。

我还是觉得我的照片很温情啊。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