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鸟巢秀的时候又被余震了一下,不过没跑,地震哥哥也来凑熬运热闹啊。
■看完已过零点,本来很多有感而发,打开电脑,系统却崩溃,我晕,原来8月8日真要出啥破事,竟然拿我的电脑开刀。
■没有核对过买了这次转播权的NBC,到底是不是开幕式的转播机构。从那些给父母官的镜头看,不像是。那又难道是央视用了公共镜头和自己拍摄结合切换?虽是千里之前地方小介的新手,但是那切得乱而花的恋脚癖镜头,和我在单位演播室外看导播乱了阵脚的心境如此相同。哦,我们开始怀念迪斯尼伯伯的ABC来。
■为什么没有澳门,一直没人给答案。
■最傻的就是一帮美女在入场式时踱步挥手,那一个多小时跳下来,全北京健身房的带操老师也会瘫痪。但那画面好别扭,太别扭了。
■西班牙队入场时,远镜看见他们的服装似是李宁牌,正在猜疑之时。导播贴心地切成中景,真的是李宁呢!!正心满意足之时,导播干脆切成特写,哦,真的是带把子的L,而不是耐克的尖尖L哦。
■布勃卡老了,杨凌才过了八年就老得比我还要胖了,萨马兰奇老了,基辛格竟然还活着——而且我对着老爸直接脱口而出,尼克松!然后自己晕,原来是基辛格。
■一致的感受是,那些糟老头子政要的旁边,总会有一个艳丽无比的年轻前选美冠军前名模前演员夫人,让人不禁插刀般的妒忌。只是,布吕尼没来,来一千个傍政要的夫人也不顶用。
■我宁愿听宁辛来解说,也不听“做作大王”周女人的表演式读稿法。
■入场式的音乐乱得不忍听。
■开场表演,到孔夫子学生那段,忍无可忍去喝酸奶,然后狂发短信——我是不是有点迂了,看不懂呢?短信回音:我们大家都没看懂呀!逐心安。
■解说词写得像某省农民运动会,点都不洋气。
■莎拉布莱曼和刘欢,唉,我还是怀念莎拉倒在波切利怀里唱再见时刻。
■郎朗也很土,是不是李云迪不适合这样大型活动的气氛?
■如果那个卷动的画面的立体电脑成像技术真的偶们的高科技的话,为虾米夏普还敢在中国卖比日本贵一倍的液晶电视而趾高气扬。
■非洲的领导人几乎都没扇扇子,因为他们觉得好凉快——其他洲的人们都在狂扇扇子,远远望去如同枯叶蝶在鸟巢里扑啦啦啦飞。
■字幕那么小,是为了五十寸以上液晶高清而设的么?我可怜的老朽三十四寸长虹呀!
■总体打分,平了悉尼那次,但比之希腊有如神助的创意,还差了大截。老谋子,回家好好看剧本拍电影吧。
■伟大的鸟巢镶金秀哇,让那些世界顶尖PR公司掩面疾走,自叹弗如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