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甘阳、刘小枫与中国思想的道路讨论地址:http://chinesethought.5d6d.com/thread-952-1-1.html

俺先开个头,抛砖引玉,欢迎诸位朋友参与这个讨论。

正如八十年代成长的一代青年都是喝着李泽厚的奶水长大的那样,90年代以来包括今日的很多青年,大都是喝着甘阳、刘小枫的奶水长大的。事实上,他们二人一直是学术界与思想界的弄潮高手,领军人物。反思总结他们的思想道路因而具有特殊的意义,甚至是青年学者反省自身思想背景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方面。甘刘二人在80年代共同参与“文化中国与世界”与现代西方学术文库的事业。但尽管如此,个人觉得他们还是两种不同类型的知识分子。甘阳是个政治知识分子,对于政治(包括文化层面的政治)具有高度的敏感。即便是甘的同时代人如陈嘉映等无不佩服甘阳的深谋远虑与领导智慧,当然还有他的深刻洞见。1993年发表《走向政治民族》可以说开启了汉语思想转向政治哲学的风潮,而在此之前是汉语学界是经济学与法学的天下。他对共和国未来之路的设计也具有极大的影响力。关于通识教育的讨论、关于新三统的思想,等等,无一不显示他的思想领导能力。但他似乎不是那种愿意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某一个特有的领域的知识分子,所以他留下来的东西,没有汪晖那样的石头一样的著作。刘小枫呢?似乎在转向引导汉语人全面地重新阅读西方思想与文化之前,他已经涉足了诸多领域,它的学科涉及似乎最为广泛。也只有在这个基础上,他才能进入西方思想的各大领域。我称他为修道以立教的知识分子,也就是他把教化年轻人这样的事业视为最根本的事业,有点像苏格拉底与晚年孔夫子所作所为。与那些学院派知识分子不同,他把个人的学术研究提升到教化的高度。这两个人物构成了很多年轻人的精神领袖。例如新古典主义的思想史学派一个代表人物就在酒桌上当着甘阳的面说,是喝他的奶长大的。而在西南政大学的一次讲座中,主持人也称小枫为“我们的”其实也就是一代的精神领袖。先来个引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