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收到的一份礼物是被邀集体看《无极》。看完大家去酒吧聊天,主要话题自然是各自的观后感想。并不都是抱怨或愤慨。也有位老兄深被情节所感动。但是, 可说到导演和制作,还是无可奈何。而且,他是个年轻的老外,自以为热爱中国,却又刚刚学会京骂,还不知如何应对这样的情感纠缠。
      其实,大家心里所想的问题是一样的,都问"陈凯歌怎么了?"。
      在"你最喜欢的中国导演"这个问题上,他曾经是多少人的答案。而现在,又让我们如何作答。
      徐枫当年说过"陈凯歌不是那种他想拍什么就可以让他拍的导演"。也许这就是答案。
      看《无极》的确是毫无准备的受了次心理刺激。我上网买了张"霸王别姬"试图自我疗伤。也许是对老电影的怀念,又顺手买了张《末代皇帝》。87年,贝托鲁奇版。当年的大片。
     上次看《末代皇帝》,好像还在上小学,被妈妈带到电影院里看的。只记得,开始慈禧老巫婆似的声音,和青年溥仪独自落寞的在红墙下骑自行车,还有结尾红卫兵一本正经的跳忠字舞。 而这次,越看越好奇,意大利人肯定有什么神奇的小药丸。在那样的一个年代,竟然能让这样的一部电影,在中国政府的全力协助下完成并公映。
        那些镜头,那些选角,那些情节,那些隐喻,既使是在电影审查制度放宽了的今天也不见得允许通过。
       80 年代中期的中国是什么样子,我记不清了,但是,那时的陈凯歌肯定正象青年溥仪一样,试图冲破传统,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他也的确在那部电影里,当年轻的溥仪 试图与自己的自行车一起离开紫禁城,门口的侍卫卑恭却坚定的阻止了他。那个演员就是陈凯歌。不知道那时的陈凯歌多大,正在做些什么,正在想些什么。
       那时的他,心里肯定怀着梦想,血液里激荡着才华。
       那时的他,也许不曾想到,在20年后的将来,网络如此横行,而他的名字会被如此的提及。
       有个歪酷博客,他们的口号是:
       不顾一切地想,于是我们有了梦想
       脚踏实地去做,于是梦想成了现实
      多美好,我们还年轻,我们的梦想将会在怎样的一个世界里产生并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