缴 父

黄帝封我掌管五谷
我食百草的花,梦见流水
尧禅让舜
我摘掉帽子,就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做木工,我做画师
我在风雨中飞行
当我的琴丢了,人们热衷于打仗
我就一直在市井之中卖箭缴

这是飞廉写先贤隐士借以言志的《冠先》中的一首,这些先贤隐士视显爵厚禄如浮云,宁可处江湖之远,而与山林为伍。我想以飞廉的胸怀,若在尧舜以下,必能与伯夷结庐而邻;若在魏晋南北,定可和嵇康长歌痛饮。我以为这首诗中写的就是飞廉自己。写下这组诗歌两年多后,飞廉辞去工作,决心在凤凰山脚小隐半年,只不过常因而立已过,一事无成自愧自责。

五年前,飞廉和我一见如故,同与胡人、炭马、古荡等兄弟频相来往,相交莫逆,并共同创办《野外》诗刊。那时他离校不久,便在单位身居要职,意气风发。每在陪客人酒过三巡后,饶着舌头给我电话,声音中也能想见他憨态可居的样子。他先住城东,后至城南,有时是我,间或与古荡、石头一道去他那婺江路31号,初夏傍晚时分便在街边店外的露天桌边畅饮,感觉快乐自在,我们都是在意兴致,而不在意形式的人。…………

缴    父

黄帝封我掌管五谷
我食百草的花,梦见流水
尧禅让舜
我摘掉帽子,就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做木工,我做画师
我在风雨中飞行
当我的琴丢了,人们热衷于打仗
我就一直在市井之中卖箭缴

这是飞廉写先贤隐士借以言志的《冠先》中的一首,这些先贤隐士视显爵厚禄如浮云,宁可处江湖之远,而与山林为伍。我想以飞廉的胸怀,若在尧舜以下,必能与伯夷结庐而邻;若在魏晋南北,定可和嵇康长歌痛饮。我以为这首诗中写的就是飞廉自己。写下这组诗歌两年多后,飞廉辞去工作,决心在凤凰山脚小隐半年,只不过常因而立已过,一事无成自愧自责。

五年前,飞廉和我一见如故,同与胡人、炭马、古荡等兄弟频相来往,相交莫逆,并共同创办《野外》诗刊。那时他离校不久,便在单位身居要职,意气风发。每在陪客人酒过三巡后,饶着舌头给我电话,声音中也能想见他憨态可居的样子。他先住城东,后至城南,有时是我,间或与古荡、石头一道去他那婺江路31号,初夏傍晚时分便在街边店外的露天桌边畅饮,感觉快乐自在,我们都是在意兴致,而不在意形式的人。那时我对他说,只要你想喝酒,唤一声,我即使赶八千里路也要舍命陪君子。有一次,晚上九点多,他打电话来说他和一个朋友在南山路“西部小镇”酒吧,我立即应命,带上同学欣然前往,在鼎沸的人声和刺耳的金属音乐中,我们频频举杯,视啤酒如无物,痛饮百杯方还。这是我见到他喝得最畅快的一次,此后,月霞来杭,去年,笑笑也来到父母身边,他牵挂多了,也就喝得少了。

飞廉性情温厚,待人诚挚而恒久,令人生出如沐春风的感觉,和泉子并称“野外”二君子。我在相交已久的人前少有顾忌,每次几杯过后,便会吹牛胡侃一番,从身边共同的朋友一直到浩瀚的宇宙的孤寂,如入无人之境,旁人少有插话机会,飞廉则常常笑着安静地听我瞎侃,那一刻他们不过是在纵容一个小兄弟的任性吧。梦人有次来杭,我们半夜小聚便领教了一回,后致电飞廉,具说此事,飞廉又告我,不禁相视大笑。和飞廉相交过的人,都会感叹他的风致,视他为一生的朋友,江博士如此、深受期待的余西如此,和飞廉相见不过两三回的王净如此,相信他在杭州补办喜酒时不远千里从各处赶来的朋友也如此。

但是飞廉对待自己却很严苛,常感叹时光如逝,而无一处可以安身,无一事可以立命。我们相识之后常在一起切磋诗艺,我比他早两年侍弄诗歌,但差不多和他同时略窥门径。我住西溪校区北园宿舍的时候,他常来我这里,为了一首诗歌各执己见,大大争辩一番。不久,他写下了《发现》,“一夜飞渡境湖月”,他的诗歌顿时豁然开朗。他自己回顾自己的写作时说:“《发现》引出了我一大批诗歌的诞生。这首诗歌,我把它献给了江离,多少次我们就诗歌本身展开激烈的争论。”其中《房客》、《消失的家谱》、《西屋里的棺材》让人动容。04年,他从大量书写的以乡村为背景的平和温暖的回忆性诗歌之外另辟奚径,写下《冠先》等一组令我着迷不已的诗歌。但对自己的诗歌,他永不满足,不断地对写下的东西否定、抛弃,感到心灰意冷。在一首为他而作的诗中,我这样和他共勉:“你要永无止境地写作/有时你怀疑这是否值得/但仍然应当写下去/直到你老了,无法再握笔/就这样,在你的世界中/重新去安排你自己的月亮/直到它不需要反光也能独自存在”。其实,在我看来,他的诗歌脉络走向已经越来越清晰明朗,许多诗歌之好足够让我惊叹。果然,在05年,他《把冠先》中那种独特的气息拓展到以现代情景展开的《弹琴》、《武陵春》、《寄郑州朱铁健》、《出塞》、《寄桐庐宋卫庆》等以写意为主要特征的诗歌当中,犹如开始的涓涓细流汇经江河而终于得见了大海,其中尤以《寄郑州朱铁健》、《出塞》最为出色,深得“得意而忘形”的诀要。

现在飞廉终于得以暂离被控制和规训的办公室监狱,在凤凰山下赋闲写作,按自己的内心生活,但是焦虑却未曾远离他,这里不仅仅包含写作上的困难。我深知其中滋味,几近三年时光中我过着漂萍般的生活,艰难地抗衡着主流成败观念的挤压,感谢那些始终把手和我紧紧握在一起的朋友,这里有值得一生的信任。飞廉不同于我,心有所寄,当他的朴拙性格和淡雅气质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定能散发出更加璀璨的光彩,就像经过蜕变的蝴蝶而重新来到我们面前。

附:飞廉组诗《冠先》及《寄郑州朱铁健》、《出塞》

《冠先》

来宋国,仅仅因为有一瞬间
我厌倦了垂钓。一百多年了,渭水岸
我钓鱼,钓山,钓星星,钓自己
我钓,为了钓到暗蓝色的疲倦
为了宋景公不是一个真心好道的人
他杀了我,回渭水之前
我才得以在宋国的城头,鼓琴十天

《缴父》

黄帝封我掌管五谷
我食百草的花,梦见流水
尧禅让舜
我摘掉帽子,就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做木工,我做画师
我在风雨中飞行
当我的琴丢了,人们热衷于打仗
我就一直在市井之中卖箭缴

《葛由》

那个在河边雕刻木羊的人
我买不起他的木羊
一天,他骑着木羊入蜀
蜀国的王公贵族,随他上了绥山
天在峨眉山上,绥山在峨眉山的西南
吃过槐山药父送我的松子
我才知道他们都做了神仙
周成王他懒于祭祀,忙于作乐
药父送他的松子被风吹到旷野上
顿时成了一片松林

《焦山老叟》

我进焦山寻找了七年
焦山老叟送我一根木钻
一块厚五寸的盘石
“用此钻,穿透此石,即可得道”
四十年过去了
木钻穿透了盘石
焦山老叟重现我的身边
弯腰在地上采了一朵菊花

《苏子训》

没人知道他哪里来
我十岁的祖父,曾见他会稽卖药
而他约我洛阳与铜人饮酒
他告诉我,铜人成形五百年了
铜人流眼泪了,天下要大乱了
我将死在乱军之中。我当他醉了
我喊他,他不应;我换上快马追他
他步履蹒跚,却始终在我前面
转一个弯
洛阳城消失了
四周是绵延的白云和群山

《樊英》

樊英隐居在逖山上
逖山在他腰间的酒壶里
他躺在山顶,看着朝阳思念落日
一天,一阵西南来的风
将他从梦中的青马上吹落
庆幸着世界终于变化了
他解下腰间的酒壶,向着西南倾倒
很快,他的徒弟收拢鹤的翅膀:
老师,成都的大火灭了

《伯夷》

叔齐,叔齐,一阵小风
将羽毛吹了去
山下周武王的将士
哦,征伐在羽毛的阴影里
可以下山了。不食周粟
首阳山上,我们度过了太多贬谪的岁月
叔齐,叔齐,我们的孤竹国
只是夕阳下,一场繁华的游戏

<寄郑州朱铁健>

众人皆醒,我们独醉
水寨一别,多少白云
长成了美人
去年今日,轻信了
一只梅花鹿
你兴了吴,我灭了楚
呵呵,老弟
这次,听说你路过杭州
我门前的小山谷
一下子涨满了溪水
一大早,我备好了菊花
小泥炉和绍兴老酒
等着鹤,等着紫花落
等着你带来大雪,封住上山的路

<出塞>

落日向后,白马在前
我们走过西陵桥
白堤上,断桥边,席地而坐
大红曼舞,小红清歌
小杯抛了,我换上大杯
再喝一杯,荷花处处开了
再喝一杯,整个西湖都是我的了
我只要再喝一杯
晚霞就沉到水底了
我就可以打马奔向十九岁了
十九岁,我的新诗
已惊动朝野
满满,满满一壶剑南春呀
小红她倒呀倒
倒出了一场大雪
不知何时
我匣中的宝剑,挂在了贺兰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