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某先生家里那张昂贵的大床,他说价值上万,然而他又说自己每晚只睡了五千块,言外之意就是另有50%的价值尚待开发。2011年的元旦之夜,我和某姑娘一起上去跟他睡了一晚,并没有大家喜闻乐见的“一举两得”情景出现,三人相安无事,唯有那张床陡然间溢价了,暴涨到一万五了。

问登山家为什么要登顶,他说“因为山在那里。”问我为什么上那张床,我会说“因为床在那里。”问我为什么不再上那张床,我会暴躁,因为某先生占着床老不起开。

多年以后,安安尼奥尼站在属于自己的那张昂贵的大床前,准会想起某先生给她实习评语的那个遥远的下午。谨以此句子向《百年孤独》的开篇致敬。另外需要说明的是,那句实习评语是:你不求上进,只想上床!

关于此床暂且说到这里,应某动不动就不好意思的姑娘要求,此处省略一大活人,虽然她身着内衣内裤秋衣秋裤加睡衣睡裤,我们却只能无视她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