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是那个门口有个唱山歌的人的小店,在三环边上,店家都是制作货架,门窗什么的。

早晨我路过这里,人们刚刚起床,他们神态自若,对马路,汽车,尘埃没有任何反应,女子在梳头,男人漱口,漱口水就超三环大马路吐过去。这总是让我产生一种错觉,仿佛他们对面并不是北京繁忙的三环,承载着奔向四面八方忙着上班的人们,而就是一条河流,而我,则正踏着河边的小路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