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度我觉得自己是个挺会吃的人。什么东西咸了,什么东西淡了,什么东西烧老了,什么东西还是夹生的,基本上卢布想隐瞒下来的小瑕疵,我闭着眼睛吃个两口都能觉察出来。那差不多是我初中的时候,正是发育阶段,爱吃,所以会吃。吃龙虾吃螃蟹也不嫌麻烦,吃完了还会饶有兴致地研究吃剩下的残骸。这段饕餮史历时很短,大学以后就不怎么在乎吃的了。世间百般诱惑,人类七宗原罪,游戏也好,AV也好,偏偏吃的可以放在一边,整天吃面包也无所谓,最理想的就是一边吃饭一边可以干别的事。吃的态度的丧失导致吃的品味的下降,也导致吃的兴趣的麻木。对《舌尖上的中国》有那么点兴趣,完全是因为第一集的藕汤勾起了自己的回忆,至于怎么切怎么炒怎么小火炖中火煎,就觉得我靠麻烦的一米,啊呀烦死了。
    有的人我告诉了,有的人不告诉也能猜到。事情就是这样,就是像你们想的那样。
     总的来说,很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