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曾有一句劝人去电影院看电影的话,大意是:在家中你面对的是区区20寸的闪烁屏幕;而在电影院,你仰望的是整个星空。
很是诗意,整的有一段时间再也不好意思拿我看过的那么多D版碟在人家面前显摆 ,并觉得看完D版碟还煞有其事的写写影评是件很装模做样的事,你看的那哪里是什么“电影”啊!
不过很快我就消除这种自卑感了,我发现比电视和电脑屏幕更小的玩意--MP4或者大屏幕的手机已经满世界的开始流行,这些厂商都很自豪的宣称他们能将电影随身携带,触手即得。

说实话,我其实很不看好这种玩意,也许我老了(老了的标志就是喜欢固执己见并将之视之为玩味),就像我之前不看好MP3一样,觉得完全是糟蹋音乐,把个音质磨损成那个样子还能听吗?
但我的厌恶阻挡不住MP3的风起云涌,我总是能在周围人的“外放型”耳机中依稀听到庞龙或者刀郎的歌。。。。。即使丫们用的是appale nono

这说明一个问题,只有庸俗的才是大众的,任何东西要想保持阳春白雪的精英姿态就只能滚蛋。电影的小屏幕革命看来是必然的趋势了,指不定以后的电影公司会同时N个平台发布新片。

换句话说,即使我仍然坚持只下1G以上的DVDrip版,在没人吵的地儿焚香静心用2.1或者有钱之后的5.1音响欣赏那些没有票房的文艺片,也阻挡不住外面熙熙攘攘的人们拿着巴掌一样大的小破机器看OO7或者周星驰,并且笑得支离破碎天人合一。

这些都没什么,就像那些每周出入艺术院线的文艺青年也必然的不会接受电脑上的“电影”。所谓和谐,就是这样。

但当一部电影太容易唾手可得之时,是不是丧失了某种情趣--苦苦等待的情趣,满怀憧憬的情绪,静自思考的情趣,全身投入的情趣,追忆讨论的情趣。。。。。。
简言之,就是丧失了某种敬畏感。

存储携带的方便性伴随着寻找和下载的简易。
我们现在可以易如反掌的在互联网下到某一种系列某一种风格的几乎所有影片。并且还有诸如豆瓣之类的网站殚精竭虑的做着推荐的工作,在看一部所谓C风格的电影新作之前,也许牛逼的人先于导演已经阅览的所有知名不知名的C风格电影。

那么较之于“先人”,看来我们至少进化了两个方面,我们可以随时随地的看,看随时随地拍的电影。

只不过同时也退化了两个方面,越来越多人在用逐步压缩的屏幕看,看水准越来越低的电影。

当然,我们也越来越不把电影当会事,不就是那么点乳那么点事嘛。